-走進榮泰館,齊江雪快步的走上樓梯,來到書房麵前,敲門。

敲門聲音影響到月兒,月兒失眠幾天剛睡下,又讓人吵醒,沉著一張臉,來到二樓走廊。

發現來的人是顧北城的奶奶,月兒壓抑著即將爆發的脾氣,緩和的說道:“奶奶,您怎麼來了?”

齊江雪看向月兒,半點不客氣的問:“北城呢?北城在哪裡?”

“北城有點事情,在外麵,估計要傍晚才能回來。”月兒禮貌的說著,她真的覺得很奇怪,從前她在那些老頭老太太麵前裝出那副乖巧的模樣,她們都是很喜歡自己的,可在齊江雪麵前怎麼做都是不行?

“行吧,那你珍惜在榮泰館這最後的幾個小時吧。”齊江雪冷笑著說道,等到北城知道真相,是絕對不可能容忍一個冒牌貨留在他的身邊的。

聽到老太太那麼說,月兒的眉皺起來,朝著那些女傭開口道:“你們都下去吧。”

“是。”從目前的來說,月兒仍舊是榮泰館的女主人,她們自然都是聽她的。

“奶奶,剛纔的話是什麼意思?”月兒盯著老太太問道,她總覺得她話中有話。

齊江雪抿抿唇,緊緊的攥緊手中的照片,不想讓月兒看到。

隻是她越是要躲,月兒非要知道個明明白白。

“把你手裡的東西拿出來,給我看看!”

“死丫頭,你憑什麼命令我,你算什麼身份!”齊江雪氣呼呼的說。

月兒可不管她是個年邁的老人,她要牢牢的抓住手中的富貴,不能讓她和顧北城的關係有一點的威脅。

隻見月兒一把捏住齊江雪的手,逼迫的她緩緩鬆手,一張老式照片掉落在木質走廊上。

月兒蹲下身,一把抓起那張照片看起來。

照片上是齊江雪和一個女人在滑雪後拍攝的,隻是在看到那個女人容貌的時候,月兒的手重重的一抖。

因為那個女人的容貌和白卿卿太像太像,白珠可以偷白卿卿的月字令牌,可以偷她的未婚夫,但是她偷不走她的容貌。

隻要長眼睛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來,那個女人和白卿卿是母女關係。

“照片裡的女人是傲安,傲安的女兒纔是和我們北城定下婚約的下任議長夫人。”

“你覺得你配嗎?你個冒牌貨!”齊江雪不屑的說道。

月兒直接跪在地上,忙開口道:“奶奶,白卿卿根本就不喜歡北城,她隻喜歡戰墨深,那你又何必非要執著於此呢?而且白卿卿肯將月字令牌給我,不就說明,她把那個機會讓給我了嗎?”

見齊江雪不說話,月兒繼續說道:“奶奶,您發發善心給我一次機會吧,我保證我會做好議長夫人這個身份的,我保證我一定會孝順你的!”

“北城想要怎麼處理是他的事情,但是北城有知道真相的權利,所以等他回來,我依舊會把這件事情給他說的。”齊江雪半點都不肯妥協的說道。

月兒注視著齊江雪,眸底的光逐漸冰冷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