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金三角的事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會在金三角特木爾的地盤失蹤,又為什麼那麼多年從來都不曾聯絡過我?”戰墨深詢問道,當年他和段杜蘇就是因為擔心沈瓊的安危,纔會硬闖特木爾的地盤,纔會導致悲劇的發生。

沈瓊在聽到段杜蘇那個名字後,表情有一瞬間的僵硬,隻是很快恢複過來,說道:“六年前,我父親找到我,要求我退學嫁給南家的少爺,我不願意,那個時候我的父親和特木爾是朋友,所以他讓特木爾把我綁走,綁回南滇,其他的事,我是真的不知情,而且那個時候走的匆忙,連你們的聯絡方式都弄丟。”

“南家?那你哥哥是沈開霽?”戰墨深詢問道。

沈瓊點點頭,眸中閃過恨意,那個野種憑什麼可以掌控整個沈家。

“沈開霽這個人不錯,是個講義氣的,我和他說一聲,讓他不要把你嫁去南家,他應該能同意。”

“不可以,千萬不要!”沈瓊激動的說。

“那些都是他裝出來的表麵,墨深,請你想一想,沈開霽原來在沈傢什麼都不是,短短幾年時間可以成為沈家的家主,其手段根本不是我能比的,把我送回去,等於是讓我去送死!”沈瓊抗拒的說。

“那你打算怎麼辦?”戰墨深詢問道。

“我,我能不能在你家借住一段時間,等我有錢以後一定馬上離開!”沈瓊可憐兮兮的說。

白卿卿原本坐在戰墨深的旁邊,安安心心的喝著甜牛奶的,聽到沈瓊的那句話,那點悠閒的心思全部都不見了。

戰墨深沉思片刻說道:“在我的家裡隻能住一個女人,我可以借你一筆錢,讓你這段時間在京都生活。”

沈瓊有些驚訝的張開唇,六年不見,她發現戰墨深改變很多。

記憶力中的戰墨深很照顧自己這個看著有些瘦弱的同學,兩人曾經可是同一個寢室的室友,想不到現在連想要借住他家幾天都不可以。

沈瓊視線轉動,看向坐在戰墨深身邊那個非常漂亮的女人,是因為她吧?

飛機還在飛行,京都已經開始亂起來。

戰氏集團內,戰政和一眾董事都收到一封匿名的郵件,郵件上麵明確的指出戰墨深目前不在京都,拋下一個重要的會議,對外謊稱生病,一樁樁一條條的,足以成為彈劾他的把柄。

在總裁辦公室內,一眾董事圍在裴默的麵前。

“裴默特助現在是不是應該給我們一個交代,戰爺究竟是在哪裡,真的在承錦苑嗎?”一個頭髮花白的董事,十分不滿的問道。

裴默急得額頭上的汗都要出來,卻仍要強裝鎮定的說:“戰爺當然在京都,戰爺有心疾的事情,你們又不是不知道。”

“既然戰爺有心疾,久病臥榻,我們也該去看望看望。”

“是啊,帶我一個,我們一起去承錦苑看看。”

一眾董事紛紛要求前往承錦苑。

就在這個時候,戰政踏著軍人一般的步伐走進辦公室。

“在總裁辦公室吵吵鬨鬨的,像是什麼樣子,以為這裡是菜市場嗎?!”戰政氣勢十足的問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