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小氣,不摸就不摸。”盛笠撇撇嘴說道。

“戰爺,這是您之前讓我買的機票,今天下午飛京都。”沈開霽把兩張機票遞上來。

“嗯,我們先去看看厲寒。”戰墨深安排道。

白卿卿和戰墨深坐上車後,才知道厲寒中彈的事。

所幸厲寒的身體素質很強悍,在兩三天的休養後,下床已經不礙事。

汽車抵達醫院,白卿卿走進病房開始給厲寒把脈。

“平時應該多注意休息,從中醫的角度來講,你呢,身體是虧虛的,不要過度操勞,不然將來一老,病來如山倒。”白卿卿嚴肅的說。

“戰先生,我們先回京都,讓厲寒在醫院多休息幾天,槍傷後不應該長途跋涉,還有等回去後,把我種的那個人蔘給厲寒安排上!”教訓完厲寒,白卿卿轉而和戰墨深說道。

“女人真是麻煩,我能下床,不過就是槍傷,不礙事的!”厲寒不耐煩的說。

“兄弟,給我女人一點麵子。”戰墨深淡淡說道,那話裡的意思,明顯是在說什麼都聽白卿卿的。

厲寒冇有辦法,隻能被強行的留在南滇。

下午三點,白卿卿和戰墨深在醫院,沈開霽,盛笠,特木爾,均來送行。

他們聊的開心,約著下次什麼時候再聚,根本不曾發現在機場的某個昏暗角落有一雙眼睛一直都在注視他們。

“那行,那我們就此彆過,下回再聚,下回你們來京都由我坐莊歡迎你們。”戰墨深拍拍沈開霽的肩膀說道。

“一定。”沈開霽答應下來。

眼看著馬上要到登機時間,沈開霽等人均離開。

戰墨深和白卿卿推著行李箱準備離開南滇,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飛快的跑過來,朝著戰墨深的懷裡撲過去。

戰墨深反應迅速,當下直接一把將那身影踹翻在地。

“是誰!”戰墨深將白卿卿護在身後,警戒的問道。

“墨深,是我,是我!”

那人留著一頭長到及腰的頭髮,因為長久的見不到陽光,整張臉都是蒼白的,看起來像是一個女鬼那樣。

戰墨深看了好久,才知道這是誰。

“沈瓊?你怎麼會在這裡?還有你,你不是男的嗎?”

當年的軍事學院不招收女人,所以一整個班都是男的,而沈瓊當時就是他們班的一員,隻是沈瓊在金三角地帶失蹤,所有人都說他死了,死在特木爾的手下。

戰墨深以為永遠都見不到沈瓊了,想不到見到了,更加讓他覺得魔幻的是,此刻的沈瓊明顯是個女兒身。

“是我,墨深,你救救我,你讓我跟你回京都好不好?等我哥回家後發現我不在家,一定會把我抓走的,一定會讓我嫁給南家那個殘廢的!”沈瓊哭著求道。

昔日的好友,那樣的乞求,戰墨深點頭答應下來。

多買了一張飛機票,戰墨深讓沈瓊成功的坐上了前往京都的飛機。

“現在應該和我說說究竟是怎麼回事了吧。”在飛機上,戰墨深詢問道。

沈瓊眨眨眸,開口道:“如你所見,我是一個女人,但是我想報效祖國,所以假裝成男人,進入軍事學院,想要學習一身本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