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是在土裡?這土和其他地方的土不是一樣嗎?”特木爾用皮靴踩著腳下的土不解的問道。

“在你腳下的土是傲安特地調配的,隻適合罌粟花的生長環境,且傲安應該在土裡灑過藥水,是她特地調配的藥水,暫時不知道配方。”白卿卿有些可惜的說。

特木爾點點頭,他對於那些化學研究並不感興趣,自顧自的找到一塊石頭旁坐下。

特木爾的五官比較的深邃,常年刀口舔血的生活,讓他多上幾分滄桑,但他同樣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帥哥,充滿著男人味道。

“每一回我想神女的時候,都會來到這裡,或許是來的久了,我忘記了神女身上的味道,總感覺神女身上的味道應該就是罌粟味道吧。”特木爾深深的一呼吸說道。

“傲安真的很幸福啊,有你那麼掛念著。”白卿卿感慨的說。

“不,幸福的是我,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傲安的,特木爾這個名字是傲安給我取的,她說這個名字在蒙語中代表著鐵,無堅不摧。”

“可惜啊,我的天賦不夠高,神女可看不上我,不然我真想一輩子都追隨在神女身後。”

“但是上天還是待我不薄的,讓我有幸可以見到神女的後人,卿卿神女,你有任何的要求,我都可以幫你達到。”特木爾義氣豪天的說道。

白卿卿細細一思索,開口道:“有一件事情,感覺是你不能做到的,但我還是想說,希望你可以不要再做毒平。”

“為什麼?雖然我做毒平但我從不往國內賣,都是賣到國外去的,而且賺的錢從來不是我一個人用,而是用來富裕整個南滇。”特木爾不解的問。

“國外的人,同樣有家庭,這個不是好東西,它會導致家破人亡,而且那樣的買賣很危險。”白卿卿接著說道:“罌粟有很多的藥用價值,可以用來止疼,鎮咳,催眠。”

“我想傲安一定是希望她的存在可以救更多的人,而不是她手下創造出來的東西,成為一把殺人的利器。”白卿卿輕聲的說道。

“所以說,我那麼多年都弄錯了神女的意思。”特木爾喃喃道,接著狠狠抓住自己的頭髮道:“天呐,我都在乾什麼!”

“冇事啊,現在不是知道了嗎?那你隻要從現在開始將罌粟的用途轉變,不就可以?”白卿卿反問道。

“還來得及嗎?”

“當然!”白卿卿忙不迭的答應。

“那我一定改!”特木爾一口答應下來。

“還有第二件事情,我想麻煩你。”白卿卿小心翼翼的開口,第一件事情那麼大,特木爾都能答應,第二件事情,應該不會出現什麼意外情況吧。

“什麼事情?”特木爾問道。

“可以放我出去嗎?我想回到戰先生的身邊。”白卿卿請求道。

“戰墨深?”

“卿卿神女真的喜歡那個卑鄙小人嗎?你一定是讓他的假麵給欺騙,那樣的人不配和你在一起!”特木爾語氣激動的說。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