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戰爺焦急的背影,裴默有種不安的預感,自己似乎做錯事情。

“嗷!嗷~~!”

地牢內久久迴響著琥珀的聲音,戰墨深的心一點一點往下沉。

少女雖然伶牙俐齒,可是本性不壞,要是死在琥珀嘴中,戰墨深覺得有些可惜。

暈倒前,戰墨深依稀記得少女那漂亮的眼眸,像是上佳的琉璃那般,一塵不染,淨無瑕穢。

“砰!”

戰墨深帶著一絲希望,打開地牢的門。

光一下鋪進地牢深處,地牢內灰塵飛揚,空氣非常沉悶。

“墨深,不管什麼事情都不及你的身體重要,那個女生的事讓裴默處理,我們先休息吧。”燕靜宜匆匆的趕過來,關心的說。

在看清地牢裡麵的狀況時,燕靜宜和裴默均愣在原地。

想不到琥珀居然關在地牢,更加讓她們不敢想的是,琥珀居然可以和白卿卿和平相處。

白卿卿坐在琥珀的身邊,謹慎的摸著它的毛髮,而琥珀在她麵前像是一隻乖順的貓咪。

“怎麼可能!?”裴默不敢置信的喃喃道。

雪虎琥珀是孟加拉虎的變異種,強悍凶狠。

戰墨深不知道白卿卿究竟有多少的秘密等著自己發現。

邁開腳步,戰墨深一步一步朝著白卿卿走去。

白卿卿渾身都在發抖,琥珀雖然很乖,可那是一隻老虎,輕而易舉可以結束她的生命。

“來。”男人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少女微微抬眸,眼睫毛抖動的像是欲展翅而飛的蝴蝶那般。

暖暖的燈光灑在戰墨深的身上,為他渡上一層金邊,猶如天神降臨。

戰墨深伸出骨節分明的手,示意白卿卿將手放上去。

她像是讓他蠱惑那般,將手緩緩放在寬厚的掌心。

一把將白卿卿從地麵拉起,戰墨深發現她的腿是軟的,而且衣服早讓冷汗浸濕。

“彆害怕。”戰墨深一把將她打橫抱起,語氣認真的說。

鼻間滿滿都是淡淡古龍香水的味道,白卿卿全程盯著他看,彷彿有他在,她就什麼都不用害怕。

燕靜宜和裴默看著地牢內的情形,看著戰墨深將白卿卿打橫抱起,像是抱著絕世珍寶那樣,往外走。

“啊嗚,啊嗚~”琥珀在戰墨深身後委屈的低吼,明明它很乖很可愛,怎麼漂亮姐姐不喜歡它?

“墨深,身體重要,那個女的讓裴默處理吧。”燕靜宜上前,攔在戰墨深的麵前說道。

“可我交給誰都不放心!”

燕靜宜微愣,眼睜睜看著戰墨深抱著白卿卿朝著彆墅走去。

將她送到房間後,戰墨深轉身離開,去處理其他事情,

休息一晚,白卿卿醒來打量著這間奢華的房間,忍不住打一個寒顫,那個男人喜怒無常,不行!不能再待在這兒,必須逃出去,不然誰知道下回是什麼可怕的野獸等著自己!

躲開正在值班的女傭,穿過歐式風格走廊,白卿卿來到彆墅的花園,想要翻牆出去。

正在白卿卿鬼鬼祟祟找牆的時候,一隻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哪裡來的賊,想偷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