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員話音落下,漆黑的走廊裡,燈一盞一盞的打開,一個男人在眾人警員簇擁下,走進審訊室。

在他聽到那名警員和白卿卿說的話後,頓住腳步。

警長房和誌額頭瞬間有冷汗冒出來,接著快走幾步,走到那名警員麵前,一巴掌打下去,打的那警員頭冒金星。

“警,警長,您怎麼來了?這還冇來得及用刑呢。”警員迷迷糊糊的說。

“混賬東西,不要胡說,誰,誰讓你用刑的,自己想死,可不要帶上我!”房和誌氣急敗壞的說,他原本以為隻是兩個普通的學生,抓就抓了,為他的寶貝女兒出出氣,順便的討好月兒小姐,誰知道一抓就抓到一個硬茬,誰能想到這位就是戰爺從榕城帶回來的未婚妻,這不是在太歲頭上動土嗎?

白卿卿聽他們說話,轉身朝後看去,戰墨深正一臉嚴肅的站在後麵。

帶她來到京都,是讓她享受更好的生活的,而不是讓她動不動遭遇一次襲擊,動不動遭遇一次牢獄之災。

“今天的事,我有聽說,白卿卿,聽說是你把老太太弄暈的,聽說是你冒領月兒功勞,那些聽說都是真的嗎?”戰墨深沉著聲音問道。

白卿卿理直氣壯的朝著戰墨深說道:“不是,她們說的都是假的,是老太太中暑暈倒,而我用薄荷純露救她,如果老太太冇有洗過臉,臉上應該殘留有薄荷的味道。”

白卿卿越是說,房和誌的心裡越是害怕。

戰墨深點點頭,轉而看向房和誌,問道:“房警長,我想問問,汙衊誹謗應該是怎麼處理的?”

“這,這根據我國的法律,侮辱罪、誹謗罪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實誹謗他人,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製或者剝奪政治權利。”房和誌戰戰兢兢的說。

“嗯,我看你家那位千金大小姐犯的就是這個罪,身為警長的你應該不會徇私枉法吧?”戰墨深反問道。

“這,這當然不會。”房和誌今天算是徹底體驗一把什麼叫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一旁的警員快速給白卿卿解開手銬,白卿卿來到戰墨深的身邊,道:“戰先生,以雲應該在另外的審訊室,也是無辜的,可以把她帶出去嗎?”

戰墨深挑挑眉,想起剛纔走進警局時看到的那個男人,他開口道:“不用為她擔心,有人會把她救出來的。”

親眼看著白卿卿和戰墨深離開警局,送走這兩尊佛後,房和誌鬆口氣,他正準備回辦公室喝口水,隻見一個小警員急匆匆的跑過來。

小警員跑到房和誌的麵前,喘的上氣不接下氣。

“有什麼事情好好說,難不成天還能塌下來不成?”房和誌撇他一眼,不耐煩的道。

“警長,陸少在走廊等著,說是來保釋一個人。”

“哪個陸少啊。”房和誌慢悠悠的問。

“陸,陸嘉木,陸少。”小警員結結巴巴的說著。

房和誌的眸一瞬間瞪圓,怎麼送走一尊佛,還有另外一尊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