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議長夫人?那,那不是顧先生的奶奶嗎?將來也是月兒的奶奶!”房流麗說著說著,用一種懷疑的目光看向崔以雲她們,道:“你們,你們對她做了什麼?為什麼要把她弄暈?你們真是好大的膽子!”

崔以雲和白卿卿完全是懵的,這個人真是長了張嘴,張開就是胡來。

“白珠,你的朋友和你真是有的一拚,一樣的都喜歡信口雌黃,像你們這樣的人,活著難道就不累嗎?”白卿卿直接嘲諷道。

“什麼信口雌黃,我們隻是把看到的說出來。”月兒說著看向房流麗,道:“流麗,報警吧。”

“嗯!”房流麗重重的點頭,她早就看崔以雲不爽很久。

“唔,唔~”白卿卿身後的老議長夫人傳來哼唧聲。

白卿卿忙蹲下身,察看老太太的情況。

“白卿卿,再碰下老議長夫人試試,現在我的手機正在拍攝,到時候老夫人有個三長兩短都是讓你害死的!”房流麗自作聰明的說。

房流麗原本以為老太太會長睡不醒,畢竟京都誰都知道,這位老議長夫人的身體不是很好,可是誰知道白卿卿給老太太做著按摩,老太太的臉色越發的紅潤起來。

片刻功夫,老議長夫人迷迷糊糊的眼看著快要醒來,嘴裡念著:“孫媳婦,孫媳婦。”

房流麗給月兒一個臉色,月兒走向老議長夫人身邊。

下秒白卿卿和崔以雲直接讓房流麗硬生生的給擠開,接著,她高聲說道:“老議長夫人,您怎麼來皇家學院啦?您看看多巧啊,您暈倒在林蔭道上,正巧讓月兒碰見,是月兒治好您的!”

崔以雲簡直被房流麗的厚臉皮噁心的不要不要的。

“卿卿,我們也上!”崔以雲拉著白卿卿,同樣的一把擠開房流麗,開口道:“纔不是這樣,是我們卿卿治的,老太太您剛纔是中暑了,是卿卿用薄荷純露給您按摩纔好的!”

“拜托,你們和老太太不認識,怎麼可能救她,你們分明是來冒認功勞的,居然連議長府的人都敢誆騙,是不是要把你們送去坐牢啊。”

“就是,我們這邊那麼多雙眼睛看著,分明是月兒治好老議長夫人呢!”

崔以雲和白卿卿真是輸就輸在人上麵了,她們有五個人,而她們隻有兩個人,根本吵不過。

白卿卿原本是想等著老太太醒過來,一切都能真相大白,可是誰知道先等來的居然是警車。

房流麗的父親就是警局警長,接到女兒的電話,說是為月兒小姐效勞,自然立馬出動,畢竟這位將來可是議長夫人。

警局內,白卿卿和崔以雲被分開關押。

“你們放我出去,你們就是那樣辦案的嗎?根本什麼都不問,就直接定我們的罪,而且我的朋友呢?被你們關到哪裡去了?”白卿卿質問道。

隻見那警員嬉皮笑臉的說:“你是真傻還是假傻,真相是什麼重要嗎?你得罪的可是我們房大小姐,是我們警長唯一的掌上明珠!”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