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北城滿臉都是不相信的拿過報紙開始看起來。

片刻功夫後,顧北城放下手中的報紙道:“不是的,你們認錯人了,月兒不是報紙上的那個人。”

白卿卿隻覺得無語至極,她道:“怎麼可能是我們認錯,長著眼睛的都看得出來,她們是同一個人。”

“不對,她們不是同一個人,月兒右臉頰有顆小痣,那個白珠冇有。”顧北城堅定的說。

顧北城的話音落下,二樓有腳步聲音,隻見月兒穿著一身蕾絲白裙施施然的走下來。

“北城,戰爺和白小姐是來怪我的嗎?”

白卿卿隻覺得氣急,這還不是白珠嗎?那裝委屈的德行和從前真是一模一樣。

“月兒,不是這樣的,隻是有些誤會而已。”顧北城起身,牽著月兒的手走下來說道。

“你們看,月兒的右臉有顆痣,不是那個白珠。”顧北城再次解釋道。

“到底白珠給你灌的什麼**湯呢?你們按理說認識不超過半年吧?畢竟白珠就是那個時候消失的,那麼短的時間,虧你是一個國家未來的繼承者,怎麼都不知道打探打探她的身份?”白卿卿不服氣的反問。

“我自有我打探她身份的辦法,她確實就是月兒,是從小與我訂下婚約的未婚妻!”顧北城冷聲說道。

“白珠,算你厲害。”

白卿卿來的時候是氣勢洶洶,走的時候充滿不平。

白珠那種連自己親生孩子都可以利用的人,應該下地獄,真想不明白她為什麼那麼幸運,等到議長退位,居然都能成為下一任議長夫人。

榮泰館內,月兒委屈兮兮的問:“北城,他們是不是來怪我的?可我真的很無辜,誰知道禮堂裡有殺手,說起來,剛纔我應該和白小姐說聲謝謝的,要不是她,隻怕我的性命都要不保。”

“他們不是來說這個的,報紙上的那個人你認識嗎?他們都說你是白珠,除了那顆痣,你們長得一模一樣。”顧北城詢問道。

月兒拿起那份報紙,認真的端詳著,然後微微一笑道:“真的很像呢,但我不認識她誒。”

“嗯,想想也不認識,那樣的人,怎麼配讓我的月兒認識,隻是真是可惜,那個人的容貌居然和你一模一樣。”說完這個,顧北城將話題扯到另外一件事情上,道:“對了,那個月字令牌,你還有印象嗎?知道那個月字令牌是什麼材質,是乾什麼用的嗎?”

月兒原本毫無波瀾的臉聽到顧北城的這句話,眸色閃露出一絲緊張,她道:“你也知道我在來京都前遭遇車禍,很多事情都記不清,隻知道月字令牌對我而言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東西,彆的一概不知。”

“嗯。”顧北城長歎口氣,不再說其他的話,轉身上二樓書房。

他並不懷疑月字令牌是月兒偷來的,因為月字令牌隸屬於那個神秘家族的神女,那個家族力量強大,神女更是神秘莫測,不存在讓人偷走那種不入流的事。

且月字令牌不可能是假的,那月字令牌不是金的不是銀的,不是寶石,不是鑽石,而是一塊黑色的石頭,看起來並無什麼不同,但實則是隕石所做,珍貴無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