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墨深挑挑眉,等著明玄說接下去的話。

“白卿卿,還記得我和你說起過我的妹妹嗎?和你一樣擅長醫術。”明玄詢問道。

白卿卿點點頭,是有那麼一件事情,那個女生的名字,她還記得,叫做玄月。

“她已經死了。”明玄平靜的訴說著。

“死了?怎麼死的?”白卿卿好奇的問。

“我家妹妹準備離開家,乘坐輪船去趟遠方,結果輪船發生爆炸,喪生大海。”

“請你節哀。”白卿卿有些同情的說,看得出來他很寵愛那個妹妹。

“而我的家人也均已去世,那天在戰氏集團見到你後,就覺得很投緣,你和我的妹妹真的很像,所以我纔想要送你我妹妹最喜歡的醫學書,所以才自作多情的跟蹤著你,我真的不想給你造成任何的困擾,那天在榮泰館,是我看到有人故意把你弄濕,特地給戰爺發的簡訊,這次也是看到月兒小姐故意引來殺手想要殺你,我是不想你再步我妹妹的後塵,所以擅自出手的。”明玄解釋道。

白卿卿聽他那麼說,眼中早已有淚光浮現。

但是戰墨深不一樣,戰墨深生性多疑,不說相信,也不說不相信,隻是靜靜的看著他。

良久後,戰墨深開口道:“明玄,你以後願意跟在我的身邊嗎?”

明玄一愣。

白卿卿忙說道:“明玄,快說你願意啊,跟在戰先生身邊,肯定比跟在戰政身邊有前途!”

良久,明玄點點頭,道:“多謝戰爺願意提攜。”

戰墨深還是不放心明玄,既然不放心,那就把明玄養在身邊,他有一點的風吹草動,他都能有感應。

明玄雖然現在暫時無生命危險,但是失血過多,仍然是需要休息。

白卿卿和戰墨深短暫的看望過他後,離開病房。

走在醫院的走廊上,白卿卿和戰墨深說道:“戰先生,月兒其實就是白珠,她從榕城來到京都,轉眼的功夫成為顧北城的未婚妻,這件事情一定是有古怪的,很有可能顧北城是讓白珠矇騙,我要把白珠的假麵揭穿!你可以給我找來一份當初榕城的報紙嗎?”

戰墨深點點頭,這件事情他也記得,他一早就和顧北城說過,他不會讓傷害白卿卿的人,安然無事的。

報紙的事情交給裴默去處理,很快當初白珠和江逸解除婚約,白珠流產的新聞送到承錦苑。

下午,白卿卿和戰墨深拿著報紙抵達榮泰館。

榮泰館客廳,白卿卿等了整整十分鐘,顧北城才從二樓下來。

“不好意思,昨天的殺手有些嚇到我的未婚妻,她一整晚都在做噩夢,我隻能一直都陪在她的身邊。”顧北城解釋道。

“顧北城我們今天來,就是要找白珠,讓她下來。”戰墨深直截了當的說。

“白珠?在榮泰館冇有這個人。”顧北城不解的說。

白卿卿將報紙擺在顧北城的麵前說道:“眼前的這個人和你的未婚妻一模一樣,她的名字叫做白珠,是榕城白氏集團白嚮明和馮玉蘭的女兒,是我和戰先生的敵人,可不是你的未婚妻,你被她騙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