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術室的紅燈一直亮著,白卿卿焦急的等待,恨不得闖進手術室親自幫戰墨深處理傷口。

隻是下一秒,有一股外力直接狠狠的一把推向白卿卿。

白卿卿原本腳踝有傷,現在那麼一推,摔倒在地上,轉頭看去,燕靜宜憤怒的臉出現在她麵前。

“為什麼你就總是那麼陰魂不散的喜歡纏著墨深?”

“到底你要把墨深害到什麼地步才甘心?”燕靜宜提高音量吼道,再也顧不上平時的淑女形象。

“這次的事,我很抱歉。”白卿卿手足無措的說,因為她很清楚那輛車一定是朝著她來的。

“抱歉可以讓墨深不受傷嗎?”

“因為你的那些破事,墨深那樣一個有原則的人,居然讓我幫你作弊,而你從來都不知道收斂,現在更是不知道的得罪誰,害得墨深出車禍!”

“白卿卿,為什麼躺在手術室上的人,不是你啊!”燕靜宜瘋了一般的喊。

白卿卿的眼眶漸紅,她不是害怕燕靜宜,她是對戰墨深心存愧疚。

“滾!”

“從醫院滾出去!”燕靜宜指著出口的方向說。

“能不能讓我在這邊等著,最起碼讓我知道戰先生的情況。”白卿卿吸吸發紅的鼻頭說道。

“你覺得墨深醒來後,會想見到你嗎?”燕靜宜冷笑反問道。

白卿卿微愣,是啊,他們認識短短幾天,她將他的世界搞得一團糟,他肯定不想再和她有半點聯絡。

白卿卿像是一個再次遭遇拋棄的小孩,落魄的朝著醫院出口走去。

“喂,是以雲嗎?”從醫院出來,白卿卿撥打崔以雲的電話。

“卿卿,那麼晚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崔以雲好奇的問。

“你在做兼職,可以算我一個嗎,我未來都需要自力更生了。”白卿卿吸吸鼻子說道。

“到底發生什麼事啦,你不是說有個未婚夫對你特彆好嗎?”

“那個未婚夫不會是個渣男吧?是不是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卿卿,要不要我幫你報仇?”崔以雲不放心的問。

“不是的,他很好,不好的是我,總之再是一天我就從他家搬出來。”白卿卿落寞的說,在走之前,她總得留封信給他,感謝他這段時間的照顧。

“那行,到時候先住我家,白家你可千萬不能再去,那個地方就是一個魔窟。”崔以雲囑咐道。

“嗯。”

白卿卿應下後,打車前往墨軒榭,在墨軒榭的最後一晚,幾乎徹夜未眠。

翌日清晨,白卿卿留下一封信,穿著當初來墨軒榭的衣服,走出這個讓她覺得好似一場夢的地方。

醫院的手術進行四個小時,連夜請來全國最厲害的腦科專家坐鎮。

等到戰墨深醒過來已經是第二天中午。

入目是一個女人趴在床邊睡著,栗色的長髮遮蓋住她的容顏。

“白卿卿,你是病人,還是我是病人?睡的比我還熟,你是豬嗎?”戰墨深說著,狠狠一把推向睡的正香的女人。

燕靜宜睡的好好的,突然讓人那麼一推,清醒過來。

“墨深,你醒啦!?”燕靜宜驚喜的說。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