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我相信白卿卿。”戰墨深接過那顆棕色的藥丸,直接一口嚥下。

裴默緊張的看著戰墨深的反應。

一秒,兩秒,三秒。

裴默親眼看著戰墨深原本難以忍受的心疾,正在一點一點的緩解,很快戰墨深蒼白的臉色與常人無異。

“戰爺,您的身體如何?”五分鐘後,裴默詢問道。

戰墨深像是看奇蹟一樣看著白卿卿問道:“白卿卿,那裡麵是什麼東西?而你是怎麼做到的,怎麼可以讓我緩解心疾的?”

白卿卿露出一個燦爛的笑道:“是在古籍裡麵看到的,這個不能根治,隻能緩解痛苦,真正根治的方法給我時間,一定可以找到的!”

“真是太好了!白小姐真不愧是我們戰爺的小福星!”裴默激動的說。

“好了,戰先生你先上樓睡一會兒吧,現在應該很困了。”白卿卿建議道。

戰墨深點頭,朝著二樓走去。

“白小姐,那個藥丸的材料能否給我一份,我要批量生產!”裴默興奮的說道。

“那個藥材很難找,還是算了吧。”白卿卿淡淡的說。

“彆呀,多難找,我都會找到的!”

“血,藥材是我的血。”白卿卿長歎一口氣說道。

“什麼?”裴默像是一隻充足氣的氣球,瞬間的癟下來。

“戰先生不願意喝我的血,可我也不願意讓他忍受心痛,所以前幾天偷偷放血,把我的血和幾種鎮靜藥材混合在一起做出來的,所以我說隻能緩解,根本不能根治。”白卿卿有些難受的說,她自以為是天才,但是在她最愛的人麵前,她是一個廢物,她隻能靠她的鮮血來為他緩解一點的疼痛。

江逸送去醫院救治,在一個禮拜後,可以出院,離開京都那天白卿卿和戰墨深去送他。

“不管怎麼說,當時那種情況還是應該謝謝你,謝謝你願意堅守住底線,冇有做出傷害我的事情。”白卿卿真誠的說。

江逸露出一個慘淡的微笑,他一早就知道他已經失去她,那他何必再做出一點事情,讓她徹底恨他呢。

“你們找到那個佈局的人了嗎?”江逸轉開話題,詢問道。

白卿卿搖搖頭,她和戰先生這一個禮拜都在調查,但是發現一點蛛絲馬跡都找不到。

如果不是那天江逸誓死都不碰白卿卿,白卿卿都懷疑是江逸故意設計的。

“那你們這段時間小心點。”江逸關心的說。

“這並不是你可以管的事情,管好自己吧,江逸,我不希望在京都在碰到你。”戰墨深警告道,這次輕易的放過他,純粹是看在白卿卿的麵子上。

江逸沉默著同意,來到京都後,他終於隱約的知道戰墨深的身份,那樣顯赫的家世,是他努力多久都達不到的高度,輸給戰墨深,他是心服口服的。

在機場送走江逸,白卿卿隨口提起道:“戰先生,那個時候是怎麼突然來榮泰館找我的?”

白卿卿記得那個時候她有留下一個警員給戰墨深帶話,依照戰墨深的性格一定是在原地等待的。

“是一條簡訊,說你有危險,所以我才及時出現。”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