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卿臉蛋粉撲撲的繼續吃著蛋糕,但是總感覺不能專心品嚐,她的心思全部都讓戰墨深吸引。

男色禍人呐!

第二天,白卿卿如同在榕城一樣,開啟上課的狀態。

隻是走到教室,走到自己的課桌邊,白卿卿的臉沉下來。

一天的好心情瞬間消失,她的書本在一夜之間全部讓人剪破,在課桌上寫著一句歪歪扭扭的話。

【你的下場會和這些破紙一樣!】

“誰乾的。”白卿卿直接在教室質問道。

無人給她迴應。

白卿卿的目光一個一個看過去,明明隻是一個女大學生而已,可是大家讓她看的總感覺格外心怵。

很快白卿卿在眾多的同學當中發現一個熟人。

隻見白卿卿徑直的朝著劉瀅瀅走去,劉瀅瀅用一本言情小說擋著臉,下秒白卿卿一把將她手中的書揮開。

“是你做的?”白卿卿不客氣的質問道。

劉瀅瀅忙搖頭。

“當我傻子是吧?這裡我隻和你有過節,不是你做的還是誰做的!”白卿卿問道,她記得,這個就是當初她初來京都參加戰凝夢晚宴時候,被戰墨深趕下船的那個女人。

劉瀅瀅聽到白卿卿那麼說,簡直想要哭出來。

“不是的,真不是我啊!”

“給我一千個膽子都不敢那麼做!”

“昨天,昨天設計想要把你衣服弄濕是我,這我承認,但是我冇成功,而且因為這件事情戰爺找到我爸爸,我昨天已經讓我爸爸教育過了,所以真的不敢了!”劉瀅瀅忙不迭的說道。

白卿卿挑挑眉,不是她,那能是誰?

戰凝夢早就走了,一時半會不可能找她麻煩,而且就算是找她麻煩,也不可能是做出剪破書本這種小兒科的把戲。

盛芝!一定是她!

白卿卿憋著一股氣,早上的時候找老師又買了一套書本。

正巧今天的課隻有半天,下午,白卿卿並不是直接回承錦苑的,而是直接前往盛家,她想問問盛芝到底鬨夠了冇有!

氣沖沖的抵達盛家,發現盛家門口有一個人,打著電話走出來。

“章枝現在可是飛上枝頭變鳳凰,想要多少錢都能拿得出手。”那人一臉猥瑣相,笑眯眯的說。

白卿卿的眉皺起來,這人不是平順村的村民嗎?為什麼他冇有關起來,而是還在外麵興風作浪?

滿懷不解的走進盛家,管家帶著白卿卿來到客廳。

葉芯和盛德佑在公司,客廳內隻有盛芝一個人在,盛芝正吃著高檔水果,看著電視。

幾天時間不見,感覺盛芝比起之前又胖上不少,可見盛傢夥食是真的不錯。

“白卿卿,你來這邊乾什麼?”盛芝防備的問,昨天盛笠來了家裡,和盛德佑葉芯發了一通的火,原因就是盛德佑給白卿卿錢的事,惹怒戰爺,導致現在盛芝看到白卿卿都有些虛。

“你心知肚明不是嗎?”白卿卿從包裡掏出一大把書本碎片灑在盛芝的身上,道:“這些不都是你乾的嗎?”

“什麼呀?這些都是什麼東西呀?我都不認識!”盛芝忙否認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