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瀅瀅親眼看著白卿卿準備轉動門把手,準備推門而入。

“不要進去!”從法學門口傳來一道女聲。

白卿卿停下動作,轉身看去,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時,嘴角揚起一抹微笑。

她還是來了,和她們第一次見麵一樣。

白卿卿不再開門,朝著崔以雲走去,道:“走,今天逃課,和我說說為什麼要做那麼多奇怪的事!”

兩人一起漫步在皇家學院的林蔭道上。

“你的事,其實戰先生都有打聽,但是我們隻知道一個結果,並不知道到底發生些什麼,以雲可以和我說說嗎?”

崔以雲慘淡一笑,京都戰爺想要知道的事,怎麼可能打聽不到,無非是覺得有些事情臟,不想和白卿卿說,也得謝謝他,讓她在白卿卿那邊留有一些臉麵。

既然現在都和白卿卿碰到,那麼崔以雲覺得就都講出來吧。

崔以雲望著天邊,思緒回到兩個月前。

兩個月前,除夕夜,崔瑜來陪她過年,之後第二天一早,崔瑜回家。

再然後過去幾天,她的母親曾姿發來簡訊,說是身體不適,想要見見她,曾姿是崔以雲留存在世唯一的親人,儘管崔以雲很不想回京都,很不想見到那個人,可母親發來簡訊,她怎麼可能不管不顧?

當天,崔以雲辭退臨時工,直接買下車票回到京都,回到這個一年都不曾回來的家中。

回家的這天,崔以雲記得很清楚,是個陰天,雲層厚厚的,像是時刻就要有一場大雨,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

崔家在京都雖然算不上什麼豪門,但也算是小有家業。

“總算知道回家了?”崔以雲到家,才換上鞋,客廳那邊傳來一道中年男聲,是她的爸爸——崔天睿。

“嗯。”崔以雲輕聲應下。

崔天睿起身,帶著一副金絲眼鏡,儘管已經四十歲的年紀,但仍然儒雅,畢竟崔瑜的模樣多半都是隨他的。

崔以雲看到崔天睿起身,嚇得整個人都後退幾步。

“怕什麼,我還能把你吃掉不成?”男人挑著眉,繼續說道:“不過我確實挺想把你吃掉的,以雲啊,我知道你想逃,但是你確定你能逃的掉嗎?”

崔天睿的話像是一道魔咒一樣,不斷地在崔以雲的腦海中循環。

“爸,爸我先上樓去看看媽媽!”崔以雲驚慌失措的快步跑上樓。

來到二樓媽媽曾姿的房間,曾姿正在化妝,年輕的時候曾姿是個美人兒,不過這些年憔悴很多,顯露出老態。

“媽,你不是說身體不舒服嗎?這是要去做什麼?”崔以雲不解的問。

“去打麻將。”曾姿話落,塗上口紅,準備出門。

“去打麻將?身體不舒服,打什麼麻將啊,去床上躺會兒。”崔以雲關心的說。

“不要,我的身體好著呢,不要擋住我的道,王夫人催得緊了,要是再不去,她們都不給我留位置。”曾姿臉色有些怪異的說。

“媽媽,你們到底在搞什麼鬼?身體好好的,那你把我叫回來乾什麼,我現在就回去!”崔以雲說著,拿起行李就準備出門。

誰知曾姿一下子把崔以雲拉住,那個力道大的嚇人。

“媽,你乾嘛?”崔以雲不耐煩的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