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錦文忍不住低低笑著,那個白卿卿剛來醫學院真是天真到極點,根本不知道中醫科和內科的差距有多少遙遠,那是雲和泥的差距。

中醫科那些扶不上牆的爛泥,不管花費多少時間都不可能和內科的尖子生比。

“白卿卿,那我們就一個月後看誰還在這裡。”餘錦文說完,留下一個高傲的背影。

“我們是不是答應的有些早,一個月後該怎麼辦?”等到內科的學生離開以後,一箇中醫科的女生不安的說。

“這段時間,我來教你們,我們共同進步。”白卿卿堅定的說道,她不相信有什麼天生的尖子生,差生,隻要付出努力,每個人的未來都是可以改變的。

話音落下,易厲闖進中醫科的教室。

幾個男生看到易厲立刻把白卿卿擋在他們身後,道:“內科的人滾出我們中醫科,我們不歡迎你們!”

“白卿卿,餘錦文的事我很抱歉,但現在有重要的事,暖暖的情況突然糟糕起來,可以和我一起去看看嗎?”易厲無奈懇求道。

眾人聽到易厲那麼說,均有些驚訝,那可是讓所有女生捧在神壇裡的人物,可是麵對白卿卿居然那樣低聲下氣。

“行,我和你去一趟醫院。”白卿卿答應下來,畢竟那是人命關天的事。

“以雲,幫我和老師請個假。”白卿卿說完,拿起包包,朝著外麵走去。

兩人來到榕城一傢俬人醫院已經是半個小時後的事情。

白卿卿跟著易厲一起來到易暖暖的病房,想不到白珠同樣在裡麵,而白珠身邊站著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

“導師,這位就是我的妹妹——白卿卿,上回暖暖出事,是卿卿用鍼灸救的暖暖。”白珠笑著和唐嘉言介紹起白卿卿。

聽到鍼灸兩字,唐嘉言眼中露出濃濃的鄙視:“簡直是不知所謂,那些鄉野村夫不著調的方法,居然用來醫治心臟病,多少病患就是死在你們這些所謂中醫的手中?”

“那不知道唐嘉言導師有何高見?”白卿卿壓著火氣問,心想果然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白珠的朋友說話同樣令人作嘔。

“易暖暖的病情需要用藥養著,平時不能跑動,不能做劇烈的運動。”唐嘉言一副非常瞭解的表情說道。

“這位大導師,你知道易暖暖幾歲嗎?她隻有十歲,要讓她一輩子都那樣痛苦的活著嗎?”

“那你打算怎麼治療,用你那所謂的鍼灸嗎?”唐嘉言反問道。

“手術,做心臟移植。”白卿卿言簡意賅的說道。

“胡鬨!患者隻有十歲怎麼手術?最起碼等到二十歲手術!”唐嘉言提高音量說道。

易暖暖原本是睡著狀態,硬生生的讓唐嘉言吵醒,隻是醒來後看到白卿卿,心情愉悅起來。

“卿卿姐姐!快點來我這裡坐!”

白卿卿懶得搭理那個庸醫,來到易暖暖的床邊,握住她的手,開始把脈。

“卿卿姐姐,知道那天你走以後,發生了什麼事嗎?”易暖暖露出狡黠的笑,說道。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