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墨深拿著茶杯的手微抖,白卿卿更是直接注視著戰政,這個男人是瘋了嗎?到底想做什麼?

“有什麼可驚訝的,不是早就懷疑到我頭上了嗎?”

“勝歸山那次的事,出於兩個目的,一,是我相信那幾個人不是你的對手,讓他們給你提個醒,不要總是留在榕城,畢竟你的身份,應該是在京都掌控所有局麵。二,是我覺得如果你要是死在勝歸山,那隻能說明你的能力有所下降,那幾個人要是能把你殺了,那正好,戰家家主的位置,可以留給我來坐。”

白卿卿抿著唇,那個人的眼中滿滿都是野心,而且那樣的膽大,居然敢把所有野心公然的說出來。

“至於你們榕城汽車爆炸的事——”

白卿卿聽到爆炸那兩個字,一顆心提起來,這個人是個可怕的對手,可他若真的是汽車爆炸策劃案的始作俑者,那不管有多可怕,白卿卿都一定要他償命!

“你們汽車爆炸的事,和我無關,我不會做那些卑鄙的事,不要什麼屎盆都往我的頭上扣,就那麼簡單。”戰政淡淡道。

“大哥不會覺得我是那種你說什麼,我就信什麼的人吧?不是你做的,那能是誰做的?”戰墨深嘲諷問道。

“那就是你的事情,有人在暗中窺伺戰家家主的位置,戰墨深,留心點。”戰政話落,看向白卿卿的方向,道:“是你從榕城帶回來的未婚妻?看著有點眼熟。”

白卿卿不解的指指自己,那個戰政她可從來不曾見過。

戰政留在承錦苑的時間很短,說完想說的,自顧自的離開。

戰墨深的表情很嚴肅,眉頭彷彿蘊藏著萬千的心事。

“戰先生在想什麼?”白卿卿詢問道。

“在想汽車的事到底是誰做的,不是戰政,能是誰?”戰墨深充滿不解,這個京都還有誰是他一直都看不透的?

“有我在呢,我能和你一起去找到凶手!”白卿卿安慰道。

“嗯,在榕城醫學院那邊已經安排退學,以後你在京都讀書吧,怎麼樣?”戰墨深建議道。

白卿卿點點頭,道:“在京都讀書可以,但我想找一個人,想要知道崔以雲在哪裡。”

“可以,崔以雲的事,由我去調查。”戰墨深答應下來。

戰墨深既然已經回到京都,想要調查一個崔以雲是相當簡單的事。

果然在今天傍晚,戰墨深拿著一份檔案來到白卿卿的房間。

白卿卿正在看一份醫學古籍,戰墨深將一份檔案遞到她的身邊道:“崔以雲近段時間發生的事都在這兒。”

“謝謝戰先生。”白卿卿接過檔案,打開看起來。

殺人,坐牢,破產。

這三個字眼闖進白卿卿的視線。

崔瑜殺了他的親生父親,目前正在坐牢,崔氏於兩個月前破產,崔以雲和她母親不知所蹤。

難怪,難怪一直都聯絡不到崔以雲,隻是崔家怎麼會發生那麼多的變故。

“有派人在尋找崔以雲的行蹤,但是有一股力量在阻礙著我,所以還需要點時間。”戰墨深開口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