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玩的太晚,夢夢討厭有人遲到。”戰墨深提醒後,朝著郵輪裡麵走去。

看到白卿卿離開後,崔以雲總算可以鬆下一口氣。

“不想和你的朋友撞上,那就聽話一點。”陸嘉木摸摸崔以雲的頭髮說道。

在郵輪上,白卿卿迎風站著直言道:“我不喜歡你的朋友說的那句話,把女性當做寵物?他媽難道不是女性嗎?”

“京都的上流圈一向如此,所以你呀,多麼幸福,可以遇到我。”戰墨深笑著說道。

白卿卿朝戰墨深吐吐舌頭,冇有見到那麼會給自己臉上貼金的,尊重女性不都是應該的嗎?

郵輪的另外一邊,戰凝夢坐在輪椅上,在她身邊有幾個京都名媛簇擁著。

“夢夢,那個就是你說的戰爺未婚妻?瞧著年紀貌似是有十幾歲吧?”一個名媛開口問道。

“是的,由此可見她的水平有多高,年紀小,但是勾引人的手段可不少。”戰凝夢沉聲說道。

“那我們是不是該給她一點教訓呢?夢夢,說說吧,想要我們做什麼?戰爺是我們京都萬千少女的夢,可不能讓一個小丫頭片子搶走!”另外一個名媛氣憤的說道,她們不能靠近戰墨深,其他女人同樣不行。

戰凝夢的手指有節奏的敲打在輪椅上,轉頭看向郵輪裡麵正在安裝的液晶屏,開口說道:“你們隻需要在一個小時後推波助瀾。”

天色一點一點暗下去,外麵有些冷,白卿卿和戰墨深一起走進郵輪裡麵。

“戰爺,這位是您從榕城帶來的未婚妻嗎?不知道是出自哪個家族?”一個和戰凝夢一向關係不錯的名媛開口問道。

白卿卿想不到才走進去,就有人不怕死的為難自己。

戰墨深不說話,隻是站在一旁,等候白卿卿的反擊。

“出自哪個家族很重要嗎?戰先生不是一個看家族而選擇未婚妻的男人。”白卿卿理所當然的說。

真是伶牙俐齒,難怪夢夢說她不容易對付。

“家族當然重要,家族代表著出處,代表著你接受過怎麼樣的教育,怎麼樣的前半生。”那名媛反駁道。

“那請問你來自什麼家族?”白卿卿詢問道。

“京都劉家!”名媛高傲的說,劉家雖然肯定比不上戰家,但是怎麼說都能躋身在二流世家裡麵。

白卿卿挑挑眉,扯扯戰墨深的手,讓他微微蹲下身,接著在他耳邊開口問道:“戰先生,劉家能搞得過嗎?”

戰墨深微微頷首。

名媛皺著眉問道:“白卿卿是吧,你,你在和戰爺說什麼呢?”

有戰墨深這個靠山在,白卿卿就什麼都不怕,道:“在說不靠家族,照樣可以欺負你。”

“你們把她給我丟下船,讓她問些不該問的,這就是下場!”白卿卿朝著旁邊的保安說道。

保安看向戰墨深,戰爺點頭示意,保安可不管對方是誰,哪怕是一國公主,都得丟下船。

“你們,你們放手,戰爺,我們劉家和戰家一向交好的呀!”

“戰爺!”

名媛喊的嘶聲力竭,最後依舊是以一種狼狽的姿勢讓人丟下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