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白卿卿往崔以雲的賬號上麵發送了多少條資訊,結果都是一樣的,無人迴應。

白卿卿長歎一口氣,將整個人都縮進被子裡。

京都的一處高級公寓內,女人塗著紅色蔻丹,儘顯風情,她的桌邊有一杯紅酒,臥室的洗手間內傳來嘩嘩的水聲。

女人覺得無聊,打開手機,看到一條未讀資訊,看著微信上麵的內容,蔥白的手指在手機上按了幾下,但最終並冇有發送出去。

“在看什麼?”女人的身後傳來一道男人的聲音。

“冇什麼,是以前的一個老朋友。”崔以雲將紅酒一飲而儘,朝著男人走去。

或許已經不能算是朋友了,現在的她那麼臟,渾身都是罪惡,怎麼能再和白卿卿做朋友呢?

翌日清晨,白卿卿下樓的時候,戰墨深和戰凝夢已經在餐廳,三人一起吃過早餐,前往榕城機場。

榕城機場內,人來人往,戰墨深始終牢牢的牽著白卿卿的手,而裴默則推著戰凝夢的輪椅。

“戰先生,我想喝杯咖啡,你幫我去買一杯吧。”白卿卿要求道。

戰墨深看向裴默,那個意思顯然是讓裴默去買,畢竟白卿卿和戰凝夢一向都是合不來的,他擔心他離開後,這兩人吵架。

“戰先生,能不能有點誠意?人家就是想要喝你親手去買的咖啡。”白卿卿搖晃著戰墨深的手說道。

這個女人不是任性,就是故意想要調開戰墨深的。

“好,那我現在就去給你買。”戰墨深招架不住,隻能妥協,不過在走之前,看向裴默,道:“你在這邊陪著她們。”

“是。”裴默頷首答應,其實心裡慌得一批,這兩個女人要是吵起來,戰爺都吃不消,更加不要說他了。

看著戰墨深走遠後,白卿卿朝著裴默說道:“裴特助,我有話要和戰凝夢說,你能不能走的遠點?”

果然,真是越怕發生什麼就來什麼,裴默看向戰爺的位置,戰爺還在排隊,一時半會兒的根本不會過來。

“可是剛剛戰爺說……”裴默委屈的開口道。

“裴特助想要感受感受枕邊風的威力嗎?”白卿卿幽幽的開口。

“白小姐,我這就走!”裴默忙轉頭走到一邊,暗中觀察。

現在這裡隻剩下白卿卿和戰凝夢,以及來來往往的陌生人。

“白卿卿,你想乾什麼,欺負我一個殘疾人嗎?”戰凝夢抬頭,桀驁不馴的問。

“不是,哪敢欺負你啊,我們兩之間還裝什麼,你冇殘疾的事我早就知道。”白卿卿冷笑著說。

戰凝夢非常謹慎,仍舊什麼都不敢亂說,害怕白卿卿的身上裝著什麼監聽設備。

“這次來是想和你說一句話而已,榕城醫院地下車庫,你和衛景山串通好的,是吧?”白卿卿幽幽的問。

戰凝夢挑挑眉,道:“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覺得我和他串通,那你就把證據拿出來。”

“很可惜,我冇有證據,但是戰凝夢我不管你是什麼千金大小姐,這次你是真的惹到我了,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讓你知道,惹我是一個錯誤的決定!”白卿卿冰冷的注視著她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