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霜聽到白卿卿的那句話,一直憋著的眼淚流淌下來,不過是邊哭邊笑的,她道:“所以我冇輸,我今天不是自作多情的來到這的,易厲他一定很想我來,我能感覺到的,他永遠與我同在。”

那一句他永遠與我同在,讓白卿卿再次難受一把。

“怎麼易厲的葬禮看不到他的那個妹妹?”戰墨深環顧一圈詢問道,根據他以前調查到的,易厲和那個妹妹的關係非常要好。

聽到戰墨深那麼說,白卿卿才發現確實是不曾見到易暖暖,今天這樣的場合,易暖暖不應該缺席的。

“暖暖昏死過去了,從知道她哥的死訊後,什麼都吃不下,目前在醫院掛營養針。”衛霜告訴道。

“我們下午去看看她吧。”白卿卿是很喜歡易暖暖那個人小鬼大的姑孃的。

衛霜一聽,忙說:“不用去看,暖暖最近情緒不好,你們去看隻會刺激到她。”

“那好吧。”白卿卿不再勉強。

易厲還有很多事情要忙,衛霜強打著精神去幫席新語處理事情。

白卿卿和戰墨深在易厲的墓碑旁,周圍的人均以離開,所謂人走茶涼無非就是這樣。

“現在可以和我說說了嗎?車上的炸彈到底是誰放的?”白卿卿質問道。

“是我的仇敵放的,我不知道是誰,但我可以肯定對方來自京都,甚至勝歸山的殺手同樣是來自京都的調配。”

“白卿卿願意和我去京都嗎?去我的家族嗎?”戰墨深鄭重的邀請道。

“我願意,我答應過易厲,我要親手抓到那個凶手,把他碎屍萬段!不過在去京都之前,榕城的事,是不是應該處理乾淨?衛景山同樣不能放過!”白卿卿幽幽的說。

“衛景山,衛霜已經替我們處理,在易厲出事的那一刻,衛霜主動報警抓捕衛景山,並且把衛景山徹底從衛氏集團除名。”戰墨深將衛景山的訊息一一告知。

經曆過易厲的事情後,衛霜改變很多,從前的衛霜心軟善良,但是現在的她已有幾分鐵血手腕。

白卿卿和戰墨深從墓地回來,抵達墨軒榭是在下午三點鐘。

戰凝夢早已出院,腹部那一刀刺的並不深,隻是皮外傷而已,此刻她正坐在輪椅上,指揮女傭收拾行李。

“那個給我帶上,那個是哥哥喜歡的一副裝飾畫,這個也要,這個是哥哥用過的水杯。”戰凝夢一副自以為很瞭解戰墨深的模樣說道。

緊接著戰凝夢看到一個女傭正在收拾白卿卿的東西,忙開口道:“她的那堆破爛有什麼可收拾的?扔掉吧!”

“咳咳,夢夢,你去休息,什麼東西該收拾,我們自己會做決定。”戰墨深走進來,帶著有些責備的語氣說道。

“哥哥,你終於回來了,我有些話,想要給你單獨談談,可以嗎?”戰凝夢看到戰墨深眼睛一亮,開口說道。

戰墨深挑挑眉,道:“也好,我也有些話,想要和你單獨聊。”

“在這邊等我,可以挑些喜歡的衣服去京都,不用太多,等到京都以後我再陪你重新選購一番。”戰墨深和白卿卿說完,與戰凝夢一起走上二樓書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