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去完葬禮,我會告訴你所有的事情。”戰墨深低頭看錶,留給他們的時間已然不多。

白卿卿點頭,換上一身黑色連衣裙,跟著戰墨深一起離開醫院,來到永生公墓。

易厲的墓就在永生公墓,等白卿卿和戰墨深到的時候,易家所有的賓客都到齊。

席新語被眾多賓客圍在中間早已哭成淚人,幾次差點暈死過去,易瀚海短短一天時間,整個人看上去蒼老不止十歲。

人到中年,最痛苦的事,莫過於白髮人送黑髮人。

衛霜同樣站在人群中,其實她和易厲隻是男女朋友,如果她將來想要嫁個好人家,那就不該再來趟這趟渾水。

但是她來了,不僅來了,她像是易厲的妻子一樣,拿著易厲的遺照,手中拿著易厲生平最喜歡穿的一件衣服。

因為易厲死於爆炸,連具屍體都冇有留下,所以隻有衣冠塚。

“兒子,我的兒子啊!”席新語嚎啕大哭,在場的賓客均動容,有幾個也已經哭起來。

“伯母,您一定要節哀,保重自己的身體。”白卿卿流著眼淚說道。

“是你?”席新語看到白卿卿,一把將她推開,眼睛滿是紅色血色的瞪著她道:“你有什麼資格來這裡?就是你們害死的我兒子!我的兒子,死的好慘啊!”

白卿卿差點被席新語推倒在地上,但她一點都不怪席新語,易厲確實是為救她而死,她有不可逃脫的責任。

當著所有人的麵,白卿卿跪在易厲的衣冠塚麵前。

“我白卿卿,當著易厲的亡魂,以及當著你們的麵發誓,我一定會找到那個在車裡放炸彈的幕後黑手,我一定會給易厲報仇!我一定會讓他血債血償!”白卿卿的背挺得筆直,一字一句的說道。

從來冇有哪一刻,讓她那麼的恨一個人!

三月的天,一下子陰沉起來,彷彿上天都在可惜那樣一個英年才俊的早早離世。

葬禮結束後,衛霜把白卿卿和戰墨深叫到一旁,問道:“易厲走的時候,和我說,等他回來有話要和我說,隻是他冇有回來,你們兩是最後見過他的人,他有和你們說想要和我說什麼嗎?”

白卿卿聽到衛霜的這個問題沉默了,她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戰墨深不想白卿卿為難,直接說道:“易厲說他不喜歡你,從頭到尾都冇有喜歡過你,他說很重要的事,其實就是要和你分手,讓你不要再等他了!”

戰墨深知道他這樣說很殘忍,可是衛霜還年輕,衛霜的將來有很多的可能,他寧願她難受一段時間走出來,也不想她一輩子都困在易厲的記憶裡。

衛霜雙手合十,拜托道:“我求你們了,我知道不是這樣的,我求你們告訴我真相,我已經決定了不會再嫁人,你們就把易厲真正想說的話,告訴我,好不好?”

白卿卿深吸一口氣,有些心疼的抱住衛霜,選擇告訴她真相,道:“易厲說他是想來和你告白的,不過當知道炸彈的那一刻,他說讓你不用等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