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戰凝夢的情緒即將崩潰,戰墨深和白卿卿隻能妥協,不再給戰凝夢檢查。

隻是白卿卿的心裡始終覺得戰凝夢怪怪的,檢查腿而已,又不是當場就要給她手術,有什麼可怕的。

難道是戰凝夢的腿有隱情?白卿卿盯著戰凝夢藏在被子下的腿,思緒萬千。

不能怪她多想,戰凝夢那張嘴就冇有老實的時候,而且連殺人那種事情她都敢,還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出來的。

白卿卿覺得要找個機會試探試探。

隻是白卿卿想不到試探的機會來的那麼快。

第二天,心理醫生給戰凝夢做完心理評估,要求和戰墨深單獨聊聊,而白卿卿則一個人在病房守著戰凝夢。

戰凝夢瞥了眼白卿卿,道:“鄉巴佬,去把那盤車厘子給我拿過來。”

“是,千金大小姐。”白卿卿起身,拿起那盆車厘子,給戰凝夢端過去。

戰凝夢正要伸手去接,下一秒,白卿卿將身上藏著的藥粉灑在她的鼻間。

戰凝夢很快眼神迷離,直接暈睡下去。

白卿卿知道那些粉的藥效隻能撐十分鐘,所以她加快速度掀開戰凝夢蓋的被子,開始檢查起來。

觸碰到脈象的那一刻,白卿卿的眉頭緊緊皺在一起。

怎麼回事?怎麼脈象看上去一點事都冇有?

白卿卿再轉而去檢查戰凝夢的腿,她的手法不可能失誤,戰凝夢的腿應該隻是一點皮外擦傷,不可能會站不起來。

戰凝夢醒過來是在十分鐘以後,睜開睡眼朦朧的眼睛,發現白卿卿站在她的麵前,正一臉深沉的盯著她看。

戰凝夢讓白卿卿那個眼神盯得毛骨悚然,扯著嗓音問道:“那麼看我做什麼?想要把我吃掉不成?”

“戰凝夢,車禍是怎麼回事?”白卿卿質問道。

“在說什麼胡話?衛浩思想要撞死哥哥,而我衝上去用自己的身體為哥哥當下致命的一擊,這個就是車禍事實!”戰凝夢強調道,而她也正是因為這個恩情可以留在哥哥的身邊。

“致命的一擊?真是可笑!”

“腿是好的,不可能站不起來,而且你的身體完全冇有那些醫生說的那麼嚴重!”白卿卿直截了當的開口道。

戰凝夢臉色一白,道:“剛纔又用那個藥粉把我迷暈了?白卿卿,你怎麼敢?!”

“戰凝夢,先回答我的問題!其實你的腿是好的,你是故意的,想要用這個救命之恩,讓戰先生愧疚,是吧?你可真行啊!我現在就要把你的虛偽表麵通通告訴戰先生!”白卿卿直接朝外走去。

戰凝夢心裡一謊,當下想要直接站起身去攔住白卿卿,不過短暫的幾秒鐘後,她想到一個更加絕的辦法。

戰墨深從心理醫生那邊出來,心理醫生說,戰凝夢對他這個哥哥有非常強的依賴,那種依賴已經到快要病態的地步。

正在戰墨深不知道以後該怎麼和戰凝夢相處的時候,白卿卿快步跑過來。

“怎麼這個時候過來,戰凝夢一個人在房間裡,會不會有什麼意外?”戰墨深看到白卿卿後,忙不迭的詢問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