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的目光朝外看去,看到衛景山正站在門口。

衛霜下意識的整個人站在易厲的麵前,冷聲說道:“你來乾什麼?”

“爸爸有些話,想要和你聊,我們出去講?”衛景山建議道。

衛霜帶著恨意瞪他一眼,轉而看向白卿卿和戰墨深說道:“你們在這邊守著,我出去一會兒,馬上回來。”

晚上的醫院走廊,非常安靜,衛景山開口道:“去警局打一個電話,讓他們把浩思放出來。”

“爸,偏心可以,但是偏心不是那麼偏的!衛浩思他拿著一桶狗血過來,你知道嗎?”衛霜咬著牙,帶著恨意問。

“這件事情,我也是才知道,衛浩思還小,做錯事情是正常的,而你是姐姐,哪有做姐姐的這麼咄咄逼人的?”衛景山反問道。

“那我應該怎麼做啊!難道衛浩思把我弄死,我都要原諒嗎?你說他是我的弟弟,那他有把我當做姐姐嗎?甚至在你提這種無理的要求的時候,有想過我是你的女兒嗎?!”衛霜質問道,她對這個父親對這個家早就失望,她不奢望他能疼她,隻求他不要再來麻煩自己,難道這樣都那麼難嗎?

“混賬東西!你居然敢用這種語氣和我說話!你現在不是好好的嘛?”

“是啊,我是好好的,如果受傷的是我,我或許會放過他,但是正因為他弄傷了易厲,所以我纔要弄死他呢!”衛霜毫不留情的說道,衛浩思動到了比她生命更加重要的人!

“臭不要臉!”衛景山高高的抬起手,想要直接一巴掌扇下去。

隻是衛霜怎麼可能傻乎乎的站著讓他打,隻見她牢牢握住衛景山的手說道:“爸,你現在該做的是祈禱易厲冇事,不然的話,衛浩思等著坐牢吧。”

衛霜一把揮開衛景山的手,朝著病房走去。

易厲躺在病床上,但是他們對話的內容,他聽的一清二楚。

心裡不感動是假的,衛霜活在衛景山的陰影那麼多年,卻為他直接鬨翻那微薄的父女情誼。

衛霜走進來的時候,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

“那麼看著我做什麼,不礙事的,反正本來關係也不怎麼樣。”衛霜尷尬的笑笑,然後看向白卿卿問道:“卿卿,知道易厲的紅斑是怎麼回事嗎?”

“那份黑狗血剛纔聞了聞,裡麵有激素藥,易厲的紅斑應該是激素過敏導致的,近段時間不要吃海鮮,不要用手去抓,我會另外調配一份草藥膏給你們帶過來。”白卿卿建議道。

“卿卿,那麻煩你了。”

“衛霜姐,不用那麼客氣,隻是近段時間你要辛苦了,這紅斑發的那麼厲害,平時多用溫水清洗,記住千萬不要用手去抓,不然容易潰爛毀容。”白卿卿再三囑咐道。

在醫院待到九點鐘,衛霜守在易厲的身邊,白卿卿和戰墨深離開醫院。

“衛霜,你也走吧,明天還要上班呢。”

迴應易厲的是,衛霜直接躺在他的床上,一張床瞬間擁擠起來。

“你,你這是乾嘛?”易厲的臉紅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