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會結束的當天晚上,傳出來一個新聞,白嚮明決定明天早上同樣要召開記者會。

白卿卿那個時候正在墨軒榭看電視刷微博,看到白嚮明的新聞,立刻把手機拿到戰墨深的麵前說道:“戰先生,你看,果然一切都和我說的一樣。”

“那你打算怎麼做?在他後麵繼續召開一場記者會?”戰墨深笑著問道。

“不用那麼麻煩,蹭他的記者會就行。”白卿卿狡黠的說。

第二天,在白氏集團門口,停留著不少記者的車。

其中有一個嬌小的身影扛著一個大大的攝影機,帶著一頂鴨舌帽,一副黑色的大墨鏡,朝著裡麵走。

“是乾什麼的?”門衛將她攔下問道。

“大叔,我是榕城日報的記者。”白卿卿亮出掛在脖子上的牌。

“昂,那進去吧。”門衛大叔揮揮手,緊接著又說道:“記者會是在二樓會議室,不要走錯了。”

“嗯,謝謝大叔。”白卿卿快速的朝著裡麵走去。

等白卿卿抵達會議室的時候,發現裡麵來了很多人,她找到一個偏僻的角落坐下。

“白總來了,白總來了。”

剛坐下不久,白卿卿看到白嚮明在一眾秘書簇擁著上前,明明隻是幾天不見,不過感覺白嚮明蒼老不少。

但是白卿卿對他毫無同情可言,就是這個混蛋,把她撞失憶,讓她離開自己親人的身邊,讓她無依無靠的活在這個世界上。

“各位,你們好,我是白嚮明,今天找你們來就是為了控訴白卿卿。”白嚮明直截了當的說。

“白總和我們說說白卿卿做了什麼吧?”一個記者站起來,將話筒對準他提問道。

“哼,白珠做錯事情不假,可是那一切不都是讓白卿卿逼的嗎?”

“各位記者媒體,如果你們的另外一半被人橫刀奪愛,你們會不生氣嗎?你們會不做出過激的事情嗎?”

“白卿卿一貫不把長輩放在眼裡,甚至將她的親奶奶送進監獄,像她這樣的根本不配稱之為人,畜生不如!”白嚮明在主席台上說的唾沫橫飛,總算將心裡的鬱結之氣略微緩和些。

“白總怎麼不說說當初白珠冒名頂替白卿卿救過江逸的這件事情?”人群中有一個帶著鴨舌帽的小年輕,故意掐著嗓音問道。

白嚮明讓她問的一愣,這個記者是什麼報社的,他有邀請過她嗎?

就在白嚮明思考的時候,那記者再次開口問道:“白總請問白卿卿為什麼可以把蕭雲送進監獄?白卿卿難道可以無法無天到讓整個警局的人為她做事嗎?”

“你!”白嚮明怒目瞪著她,她問的問題,每一個他都回答不出來。

“有些事情,我知道的並不是很全麵,但是白卿卿同樣是個性格惡劣的人,一般人都做不出來她那些事情,她毀了我們整個家!”白嚮明說著眼眶通紅。

“白總說的也不錯,白卿卿做的確實有些過分了。”

“是呀,都是一家人,有什麼事情不可以關上門說,非得鬨得人儘皆知。”一些記者碎碎念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