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賓客入座,司儀站在舞檯麵前開口說:“歡迎各位尊貴的賓客,今天來參加江逸和白珠的訂婚宴,兩位準新人已經準備就緒,現在讓我們熱烈的歡迎他們出來!”

賓客們開始鼓掌,在熱烈的鼓掌聲,白珠穿著一身白色蕾絲禮裙走出來,今天的她在細心的打扮下確實很美,隻是感覺一個多月不見她比從前豐盈不少。

白珠優雅的挽著江逸的手臂走在紅毯上,江逸原本是麵無表情的,可是在看到白卿卿時有微微的晃神。

隻要不訂婚,他可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可是一旦訂婚,那他和白卿卿真的隻能說再見。

江逸有點懊惱,明明和白珠隻有一次,可正是那一次讓白珠懷孕,原本兩家就是有婚約的,所以訂婚變的理所當然。

“不要忘記江家可等著白家的資金去週轉,給我認真點。”白珠臉上掛著笑,在江逸的耳邊輕聲的說。

不要以為就他不想訂婚,她同樣不想!今天的訂婚宴不過隻是一場局而已!

兩人在賓客羨慕的目光下,來到司儀的麵前。

“江家白家順利結親,現在讓我們遞上婚書,兩人在婚書上簽下你們的姓名。”司儀開口說道。

江逸從口袋當中拿出一隻鋼筆,心不甘情不願的簽下屬於他的姓名。

戰墨深在看到那隻鋼筆的時候,眸光一緊,為什麼江逸的那隻鋼筆和白卿卿送給他的鋼筆,一模一樣?

戰墨深看的到的,白卿卿當然看的到,怎麼會那麼巧,當初買鋼筆的事白珠應該不知道啊。

江逸簽完後,白珠拿過鋼筆同樣簽下姓名,然後拿過司儀的話筒說道:“說起來,這隻鋼筆是有故事的,據我所知,白卿卿送給男朋友的鋼筆和這鋼筆一模一樣。”

白珠的話不直說,總是搞暗示,分明是在說白卿卿拿同一款鋼筆送給江逸再送給戰墨深,暗示白卿卿是個水性楊花,招蜂引蝶的女人。

白卿卿原本是想給白珠一點臉麵,想等她訂婚宴結束後,再和媒體曝光當初她們做的錯事,既然她那麼急不可耐的上門挑釁,那她也就不再客氣。

當下,被點到名的白卿卿直接起身,朝著舞台走去。

“白卿卿是要去做什麼?該不會是想搶婚吧?”

“應該不至於吧,剛纔坐在她旁邊的不是她的男朋友嗎?長的可比江逸更加帥氣!”

一時間所有賓客議論紛紛。

白嚮明看到白卿卿想要上去搗亂,連忙要去找保安,可是馮玉蘭卻攔在他的動作。

當著所有人的麵,白卿卿一把將白珠手中的鋼筆搶走,重重的摔在地上,然後用十厘米的高跟鞋,狠狠的踩住。

“真是有你的啊,白珠,連我去趟商場都要跟蹤,難道就那麼冇有自我嗎?”

“你們白家所有人可真是都一肚子壞水啊!”白卿卿惡狠狠的說道。

“卿卿,我不懂你在說什麼,什麼跟蹤啊?”白珠無辜的說。

“裝什麼呢你!”白卿卿說著,直接去搶白珠手中的話筒,反正鬨都鬨了,那就順便把當初車禍的事一起公佈出來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