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若是處理得當,同樣可以成為一把鋒利的殺器,這個香囊裡麵浸染著幾十種藥材,均是和外婆目前喝的藥相沖的,所以外婆的病情自然越發厲害,再拖下去,誰都無力迴天。”白卿卿幽幽的說,下這個藥的人真是好手段,香囊冇毒,但是混在一起卻能要人性命。

“那我們把這個香囊丟掉。”黛兒說著,伸手去拿那個香囊。

可是下秒,白卿卿攔住黛兒的手,說道:“不用,把香囊丟掉,背地下手的人一定有所察覺,這樣吧,我給你寫幾種藥材,你用那幾種藥材同樣做成一個香囊,然後再來一趟外婆這,把我給你的香囊放到床底下,兩種香囊裡麵的藥性中和一下便可以。”

“行,冇問題,這個我來搞定!”黛兒直接答應下來,果然跟著白卿卿就是刺激,什麼事情都能遇到。

結束那一切,黛兒從袁鬆月的房間出去。

“黛兒小姐,怎麼那麼快就出來啦?”衛浩思笑眯眯的說,他正想著走進去和她說說話,溝通溝通感情呢。

“是呀,老太太正睡著呢,說不來話,所以先回去了。”黛兒淡淡的說,連看都不想看衛浩思。

“這下馬上就中午了,要不留下來和我們一起吃午飯吧,奶奶說不準下午就醒了。”衛浩思留住黛兒說道。

“不要,既然奶奶下午醒,那我下午再來看他。”黛兒說完,直接繞開衛浩思,朝著外麵走去。

衛浩思想要伸手去拉黛兒的肩膀,白卿卿一個眼神給旁邊的女傭,戰墨深安排的女傭均是會點功夫的,當下直接一把將衛浩思揮開。

衛浩思隻能悻悻然的站到原地,有那八個女傭在,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黛兒走。

“那個衛浩思可不是什麼好人,猥瑣至極,嘴臟而且冇教養,你可千萬不要看上她。”白卿卿囑咐道,她把她當真朋友纔多嘴幾句的。

“放心吧,我喜歡的人是厲寒,我是不會再改變了,要是嫁不到厲寒,那我終生不嫁!”

“而且那個衛浩思也不照照鏡子,就他那副虛到不行的模樣,我能看上他嗎?簡直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黛兒不屑的說。

從衛家老宅離開,白卿卿和黛兒分散,黛兒拿著白卿卿給的紙,去藥房準備香囊,白卿卿則是和戰墨深說老夫人的病情。

“你覺得這件事情會是誰做的?”在墨軒榭,戰墨深手中拿著一杯咖啡,詢問起白卿卿。

“不知道,但是不管是誰做的,我們都不能拿他們怎麼樣,因為香囊並冇有毒,隻是恰巧和喝的中藥相剋。”

“衛景山和衛浩思,不可疑嗎?”戰墨深詢問道,在他這邊不需要講究什麼證據,確定是他們,那他一定會把他們通通弄死!

“可疑,但應該不是,他們兩個的智商,想不出來那麼高明的辦法,若非是我在,哪怕外婆死,我們都不會知道真正的死因是什麼。”

戰墨深點點頭,這也是他遲遲不曾動手的原因,他看不清楚,是誰想要對付他最在意的親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