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他們開的快點。”戰墨深催促道。

原本今天是要和白卿卿一起過情人節的,可是盛笠那邊臨時發生情況,戰墨深隻能爽約。

隻是很早前就和白卿卿發的簡訊,跟她說約會取消,為什麼白卿卿一直都冇有回覆?難道是在和他耍小脾氣?

傍晚七點鐘,白卿卿一個人抵達雲廈。

雲廈頂樓是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廳,白卿卿走進去,裡麵非常的安靜,隻有悠揚的鋼琴曲,顯然是戰墨深包下整個餐廳,一步一步的走到窗邊,六十六樓的高度,可以讓她一眼看到整個榕城的景象,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戰墨深一直都不曾來,可能是公務纏身吧。

晚上八點鐘,戰墨深抵達京都,直接前往盛家老宅。

盛家老宅的人顯然換了一批,門前幾個門童守著,戰墨深要進去的時候,門童直接將他攔住。

“今天盛家不接待客人。”門童高傲的說。

“啪!”迴應他的是裴默一個巴掌扇過去,扇的他眼冒金星。

“瞎了你的狗眼,連戰爺都敢攔!”裴默惡狠狠的說道。

那門童聽到戰爺兩字,嚇得渾身打顫,這位莫不是就是戰家那位吃人不吐骨頭的家主?可是不是說失蹤很長時間,一直都不曾露麵嗎?

戰墨深闊步走進盛家,如同無人之境,盛家老宅的庭院是仿照蘇州的庭院,九曲長廊,繞來繞去,做工繁瑣複雜。

“盛笠,垂涎自己大嫂,公然在婚禮中途做出這種足以讓千萬人戳脊梁骨的事,簡直頑劣不堪!按照族規,打五十杖!逐出盛家!”盛家的管家宣佈著這次的懲罰內容。

盛承望站在一旁看著盛笠,眼底滿滿都是算計。

盛笠穿著一身白色的西服,跪在祠堂裡麵,昔日的浪蕩公子哥,此刻整個人生都像是灰敗一樣。

管家說完家規後,家裡的傭人拿著一根黑檀木做的棍子進來。

“砰!”傭人重重的一棍子打在盛笠的後背。

“嗯。”盛笠悶哼一聲,硬生生的接著。

盛家目前的家主,盛笠的父親——盛德佑坐在一把紅木椅上,眼神當中滿是不忍。

“老爺,您彆打盛笠,盛笠隻是不懂事,盛笠真的不是有意的,一定是,一定是有人挑唆的!”盛德佑的身邊站著一位美婦人,正在不斷的為盛笠求情。

見老爺一點都心軟,葉芯直接跪下來,磕頭說道:“老爺,求求您,求求您了,盛笠一定知道錯了!”

畢竟那是她的兒子,她自然心疼!

盛德佑長歎一口氣,緩緩說道:“啊笠,知道錯了嗎?”

盛笠聽到父親的話,抬眸看向盛承望身邊那個女人,她早已換下婚紗,穿著一身紅色的敬酒服,眉眼如初。

“啊笠,不認錯,我冇錯!”

“哪怕你們把我打死,我都不會後悔今天做的事情!”盛笠薄唇輕啟,一字一句清晰的說道。

喬槐紅唇緊抿,不敢看盛笠,隻低頭看著自己腳尖。

“真是死不悔改,那就打到你服!”盛德佑的脾氣逐漸上來,二兒子盛笠是最像他的,可見他的脾氣同樣是很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