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是不錯的朋友。”白卿卿看著牌,磕著瓜子回答著衛霜的問題。

“易厲在學校怎麼樣,是個什麼性格呀?”衛霜漫不經心的問。

“易厲可是我們學校公認的校草,不過現在休學準備接手易氏集團。”白卿卿老老實實的回答道,然後感覺有一絲的不對勁,問道:“衛霜姐怎麼那麼關心易厲?”

察覺到白卿卿八卦的眼神,衛霜忙搖搖頭說:“可不要多想,易厲和我算是朋友,所以問問。”

“原來是那樣。”白卿卿點點頭,心想易厲今年二十,衛霜三十,他們間應該隻是普通的姐弟情吧。

幾人搓麻將搓到半夜十點纔回的家。

衛景山是最後一個從衛家老宅出來的,等他出來後發現衛浩思一直在老宅不遠處的一個路口等著他。

“爸,外麵涼,這件外套是我給你帶的,奶奶的氣消了嗎?”衛浩思戰戰兢兢的問。

“你奶奶她的氣哪有那麼容易消的,最近你彆到處亂逛,老實呆在家裡。”衛景山沉著聲音說道。

“行,但是奶奶未免太偏幫戰墨深和白卿卿,那麼大的年紀握著實權不放,該不會是想把衛家交給戰墨深一個外姓人吧?”衛浩思幽幽的問。

“不可能!她敢?那樣做對得起我爸嘛!”衛景山疾聲說道,隻是在他心裡同樣不敢肯定。

初一是在衛家老宅度過的,之後的幾天白卿卿和戰墨深一直都在家裡,至於白家,白卿卿根本不打算回去,而且就算她回去,白嚮明也不可能歡迎她,何必自討冇趣。

時間很快到初八這天,這天恰巧是情人節,白卿卿白天的時候去了衛家老宅和老太太說話。

“徐叔,外婆在哪呢?”白卿卿走進老宅詢問道。

“老夫人不知道怎麼回事,最近總是特彆嗜睡,用完午飯後在睡午覺。”徐管家有些擔心的說,從前老夫人可精神著。

“那我待會給外婆把把脈吧。”白卿卿忙開口說道。

徐叔笑了笑開口說道:“那是最好不過,麻煩白小姐。”

徐叔話音落下,白卿卿的手機震動起來,是戰墨深傳來的微信。

【待會在雲廈最高層見麵,一起吃飯。】

白卿卿看到戰墨深的簡訊,嘴角不自覺的露出一抹笑容,想不到戰墨深還是很浪漫的,知道今天是情人節。

“我們家卿卿在笑什麼呢?是不是看到墨深的簡訊呀?”老太太從午睡結束從二樓下來問道。

白卿卿的小秘密讓老太太戳破,忙把手機收起來,兩手叉腰說道:“外婆,您在取笑我!”

“哈哈,我呀是羨慕你,羨慕你們年輕人,總是有那麼多的精力,不像我老了。”袁鬆月笑著解釋道。

“對了,聽徐叔說您最近身體總是感覺疲憊,讓我給您把把脈吧。”白卿卿走上前說道。

“不用,不要聽那個老頭的話,真是越來越囉嗦,不過就是最近睡幾次午覺而已,不礙事的。”袁鬆月拉著白卿卿的手到沙發上坐下後,繼續說道:“聽說燕正青那個老古板都親自給你道歉,這段故事必須給我講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