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規考上去的學生,居然偷手鍊,汙衊給妹妹,真是讓我吃驚。”易厲幽幽的說。

易家最寵易暖暖的正是易厲,白卿卿醫治易暖暖,那他一定要為她說話。

易家少爺,未來要繼承易家,是眾人追捧的對象之一,聽他那麼說,眾人立馬幫腔。

“白珠真是不厚道,怎麼妹妹想要讀個書都不肯。”

“是呀,都是為白家爭臉的事,居然想要攔著。”

“應該是怕白卿卿搶風頭,畢竟白卿卿瞧著是有能力。”

白珠氣的臉色發青,可是那麼多賓客都在幫白卿卿說話,而她根本說不過他們,將目光看向江逸,江逸卻下意識的轉身看向其他地方。

正在白珠尷尬時候,外麵傳來警車聲音,很快幾個警員走進宴會廳。

“請問是誰報的警?”為首的警員詢問道。

所有賓客都不說話,互相看來看去的,隻是誰都不願意承認。

警員見他們都不說話,直接拿起手機撥打那個報警電話。

白珠看到警員那個動作,當下馬上去拿包包裡的手機,隻是根本來不及,一道悠揚的手機鈴聲從她的包包裡傳出來。

警員走到白珠的麵前,問道:“是你報的警吧,說是有人在偷東西,而且偷的是一條昂貴的鑽石手鍊,嫌疑人在哪裡呢?”

白珠此刻低著頭,隻想找條縫可以讓她鑽進去。

“剛剛報警隻是我們開的玩笑,真是抱歉讓你們走一趟啊。”蕭雲見事態扭轉,立馬換個說法。

“誰說報警是玩笑的,現在我要報警,白珠和蕭雲偷東西,我有監控證據,請你們將她們帶走調查。”白卿卿站出來開口說。

蕭雲聽到那話,一口氣差點提不起來,白卿卿簡直是她剋星。

“丟的是你的手鍊嗎?有你說話的份嗎?”白珠咬著牙說道。

“那我有說話的份嗎?”易厲冷眼看向白珠說道,“現在報不報警,全由白卿卿說的算。”

一下子,決定權都在白卿卿的手上,蕭雲知道那死丫頭的性格,有仇必報。

蕭雲自己去趟警局可以,反正一把年紀,可是決不能讓白珠去警局,不然留下汙點,以後怎麼嫁進豪門?

“都是我的錯,是因為前幾天卿卿和我吵架,所以身為長輩想要給她一點教訓,一切都和珠珠無關,珠珠隻是聽我的話而已,不知道整個計劃,所以你們帶我走吧。”蕭雲把兩隻手伸出去說道。

“聽著老太太那樣說,感覺隻是一個普通的矛盾而已呀。”

“說起來是親奶奶,總不能真的把她關到警局吧。”周圍響起議論聲。

“警員哥哥,你們聽,奶奶都說是她偷的,所以請你們一定要把她帶走。”白卿卿笑的一臉腹黑的說。

想她以前吃過太多道德綁架的虧,現在彆人怎麼看,她一點不都在意,她隻知道,彆人欺負她的,那她要百倍奉還。

“逸哥哥!逸哥哥幫幫我們!”白珠見奶奶讓警員抓走,隻能求助江逸。

“易夫人,能否看在我的麵子上,放過白家奶奶一次。”江逸猶豫後,開口說道,畢竟兩個月前珠珠救過自己一次。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