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席新語從二樓下來,手中拿著一套鍼灸用針。

“喏,都在這裡。”席新語氣喘籲籲的將針交給白卿卿。

白卿卿利落的將針拿起來,解開易暖暖衣服,準備一針紮下去。

“等等,那個地方,真的可以紮嗎?可千萬不要亂來呐!”席新語不放心的說。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們若不放心,那我不紮。”白卿卿停下動作。

易厲看著妹妹那痛苦模樣,甚至感覺到妹妹的呼吸都弱起來,他一咬牙說道:“紮!”

得到家屬的同意,白卿卿將針準確的紮進易暖暖胸口處一個穴位。

短短幾秒鐘,在易暖暖的胸口紮滿銀白的針,看著有些觸目驚心。

“暖暖,暖暖。”席新語心疼到淚流滿麵的低語著。

所有人都在等一個奇蹟,隻是都明白那個奇蹟有多渺茫,那是先天性的心臟病,發作的那樣快,而且連席新語一個醫學博士都不能解決,更加不要說一個退學的差生。

隻有白珠和蕭雲看著易暖暖的情況,心中暗暗高興。

“白卿卿,看看你在做什麼,隻是浪費時間!耽誤最佳救治時間!”白珠指責白卿卿後,看向席新語說道:“易夫人,我在榕城醫學院讀的是外科,但我和唐嘉言專家關係不錯,唐嘉言是我國目前最年輕的心臟科的專家,不如現在將暖暖送到醫院,然後再聯絡唐嘉言專家來。”

“你們看!”

白珠話音剛剛落下,隻見賓客們開始騷動起來。

白珠心裡一震,心想易暖暖不會死在易家生日宴上吧,那可真是晦氣。

“神醫!真是神醫!剛剛看著易小姐明顯是要不行的,可是現在氣息平穩起來!”

怎麼可能是那樣的,白珠將擋在她前麵的一個人推開,檢視易暖暖情況,但真的和那個賓客說的一樣,易暖暖氣息緩和起來!

“白卿卿,憑你怎麼可能做到的?!”白珠不敢置信的問。

白卿卿滿頭都是汗,熱的將肩膀處的西服脫下來,露出圓潤,白皙的肩膀,幾縷黑髮黏在脖頸間,增添幾分妖嬈氣息。

“隻是暫時可以放心,但是易暖暖要儘快做心臟手術,待會去醫院檢查檢查吧。”白卿卿擦擦汗,和席新語說道。

“謝謝,真的謝謝!”席新語感動的說。

“這一定是幸運,恰巧紮準地方,你們不要讓她騙到!”白珠不甘心的喊。

明明今天是想要讓白卿卿出醜的,但最後卻是讓她出名,白珠咽不下那口氣。

席新語聽到白珠那樣說,看向白卿卿問道:“聽說你在國外退學,目前不去讀書嗎?”

白卿卿點點頭,她隻有三個月的記憶,為什麼回國,為什麼退學,根本不記得。

“不如那樣吧,正巧榕城醫學院燕校長是我朋友,而我欠你一個人情,願不願意去榕城醫學院讀書呢?”席新語試探性的詢問。

“不可以,白卿卿不配!我們都是正規考上去的!而她什麼都不是!”白珠忙不迭的回答。

白卿卿原本對什麼醫學院不感興趣,可是看到白珠那狗急跳牆的模樣,隻覺得有必要氣氣她,於是笑著說道:“謝謝席阿姨一番好意,我很願意前往醫學院學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