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靜宜的表情一僵,看向戰墨深問道:“白卿卿說的都是真的嗎?”

“當然。”戰墨深給予燕靜宜準確的答覆。

“怎麼回事,燕靜宜怎麼看你那個表情一點都不開心?”白卿卿奇怪的問道。

聽到白卿卿的問題,燕靜宜連忙掛上一副笑容:“不是,我很開心,我隻是怕你騙我,讓我空歡喜一場。”

“白卿卿,你怎麼治好安安的?”燕正青在這個時候走出來問道,這個纔是他最關心的事,安安的情況他看過,他猜測那個孩子應該是偷吃實驗室的禁藥導致的,但是那種禁藥毒性很強烈,直達五臟六腑,讓人根本束手無策,來到醫院也隻是圖個心理安慰而已。

“簡單的鍼灸。”白卿卿輕飄飄的帶過。

“不可能,除非,除非是回陽十六針!”燕正青說出口後再次搖搖頭開口說道:“不會的,回陽十六針早就失傳,以你的資曆應該是連聽都不曾聽說過。”

燕靜宜站在角落不再說話,她的手微微有些發抖,她纔不在乎什麼回陽十六針,她隻知道她完了,一旦燕凝安醒過來,向戰墨深指認她是凶手,她真的無法想象等待她的將會是什麼。

所以不行,絕對不可以讓燕凝安醒過來!這樣的一個想法浮現在燕靜宜的心頭,久久不能散去!

隻是眼下留給她的時間很短,隻有兩個小時而已,白卿卿那麼厲害,她說兩個小時能醒,燕凝安就一定會醒。

“戰先生,我好累,我想休息一會兒。”白卿卿伸了伸懶腰說道。

“嗯,那我們回墨軒榭休息,我派幾個人在這裡守著,等到兩個小時候再來醫院。”戰墨深摟住白卿卿的腰,朝著外麵走。

看到戰墨深和白卿卿一起離開,燕靜宜總算放鬆些,戰墨深不在,那就好動手的多。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燕靜宜坐在醫院走廊外麵的椅子上,良久,她深吸一口氣,朝著燕凝安的病房走去。

“燕小姐,戰先生說過誰都不可以進入這間病房,畢竟現在還不查不出來凶手是誰。”守在門口的保鏢,嚴肅著表情說道。

“啪!”迴應他的是燕靜宜一個巴掌狠狠的甩過去。

“睜大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誰,我是燕靜宜,是安安的親媽,難不成我還能害死我的女兒嗎?”燕靜宜氣勢洶洶的說。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不是這個意思,那你就給我滾遠點,我要看看我女兒現在是什麼情況!”燕靜宜一把推開保鏢,直接朝裡走去。

來到病房,她重重的鬆口氣,現在是晚上九點鐘,裡麵不曾開燈一切都是黑乎乎的,透著一股詭異的安靜。

燕靜宜一步一步,來到燕凝安的病床前,病床上有凸起物,應該是燕凝安。

“安安,你不要怪媽媽做的那些事,要怪就怪你的爸爸,為什麼他愛上我,卻不能一直陪著我,為什麼要那麼快的離開我!為什麼離開後還要留下你這個禍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