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但是如果讓其他人來,成功率可能連百分之一都冇有。”白卿卿堅定的說,現在的醫生大多學的都是西醫,燕凝安的這個病,可能他們連怎麼治都不知道。

“那走,我們現在去安安的病房。”戰墨深不再猶豫,直接帶著白卿卿去安安的病房。

病房裡,燕凝安昏睡在床上,瘦瘦弱弱的女孩,此刻渾身插滿冰冷的管子,呼吸都在漸漸的微弱起來。

燕靜宜正用手機刷著微博,看到戰墨深進來,忙擠出幾點眼淚,作勢想要撲倒在戰墨深的懷中,隻是當她看到戰墨深身後的那個人時,所有動作都僵住。

“白卿卿,你,你怎麼在這裡?你不是應該在警局嗎?”燕靜宜見鬼了似的說,難道榕城的那些警察那麼不中用嗎?連個小女生都抓不住。

“白卿卿是我從警察手裡要來的,讓她來治安安的病。”戰墨深解釋道。

燕靜宜一聽白卿卿要來治燕凝安,情緒立刻激動起來:“憑什麼讓她來治,她懂個什麼,她有醫生執照嗎?墨深,怎麼你那麼糊塗,我們安安就是讓她害的,就是吃了她送來的肯德基,所以變成那副模樣啊!”

“燕靜宜,你不要不講道理,我和安安有什麼仇,我有必要那麼毒害一個小孩子?”白卿卿反問道。

“怎麼冇有必要,之前我們安安說你打她,所以讓你記恨在心!”燕靜宜一點都不退讓的說。

“總之我是安安的母親,我有權利讓誰來治安安,不管今天是哪個醫生治,都不可能是你白卿卿!”燕靜宜堅定的說。

白卿卿有些為難的看向戰墨深。

“你們把她拉走。”戰墨深看都不看燕靜宜,之所以能和燕靜宜成為朋友,那都是因為燕凝安,要是燕凝安不在了,那燕靜宜也冇有在的必要。

幾個保鏢直接將燕靜宜拉走。

“你們憑什麼拉我走,燕凝安是我生的,她的一切都是我說的算!”燕靜宜不斷的掙紮著,但是根本冇有半點用。

“白卿卿,我真的很好奇你能用什麼辦法治好安安。”燕正青開口說道,對於這個外孫女的生或者死,他一樣不在意,反正就是一隻拖油瓶而已,有什麼可值得擔心的,死就死了,哪怕死了都彆想上他們燕家的族譜!

白卿卿不理燕正青,轉而開始給燕凝安把脈。

幾分鐘後,白卿卿神色沉重的開口道:“我需要一副金針,然後需要你們都迴避。”

“彆人都可以走,但我不可以,我必須親自看你施針!”戰墨深要求道。

“那好吧,但是你不能發出任何一點聲音,不能打擾到我。”

很快一副金針擺在白卿卿的麵前,白卿卿解開燕凝安的衣服,拿起一枚金針,精準的摸準穴位,然後紮下去。

那些動作看著簡單,實則非常難,需要把握力道深淺,短短幾針下去,白卿卿的額頭上全是冷汗。

一分鐘,三分鐘,三十分鐘後,戰墨深看著燕凝安的臉色從蒼白到紅潤,但是現在漸漸紫紅色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