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目光皆看向那中年女人,說話的是今天的東道主,易家夫人——席新語。

“那鑽石手鍊是我的先生二十多年前和我求婚送的。”

“原本是準備送給易厲作為二十歲的生日禮物,希望易厲以後可以把它送給動心的女生。”

“可是在剛剛打開禮盒的時候,發現手鍊不翼而飛,如果是有人在和我開玩笑,請現在拿出來。”席新語焦急說道。

周圍不缺乏看熱鬨的名媛,她們開始議論起來。

“是誰呀,那麼無聊,居然拿易夫人的禮物開玩笑!”

“估計不是玩笑,不會在宴會當中混進一個小偷吧?”

“不至於吧,今天到這兒來的,都是有頭有臉的呀!”

說什麼的都有,可是一直找不到鑽石手鍊的下落。

白珠不知道什麼時候重新回到江逸的身邊,聽到那些名媛的議論聲,理所當然的站出來說道:“現在的情況,很明顯是有人偷拿手鍊,不肯乖乖交出來,易夫人,不如我們搜身吧,反正我們穿的都是晚禮服,唯一可以藏東西的隻有手中的包包。”

“白小姐說的真有道理,是誰拿的,一搜就知。”

“是呀,易夫人照白小姐的方法來吧,我們都願意配合的。”

所有人都同意,加上席新語很心急,所以決定聽從白珠,讓女傭去搜身。

一個接著一個搜身,都是清清白白的,很快到女傭來到白卿卿麵前,開始搜她的包包,她的包包是乾靜的,女傭準備離開搜下一個。

“等等,你們做事真不認真,怎麼隻搜包包,看不到卿卿披著一件外套嗎?那件外套同樣要搜!”白珠提示道,然後想那樣說似乎有些故意,在後麵加上一句,道:“我呀,是怕讓彆人抓住把柄,隻要卿卿是清白的,自然什麼地方都可以調查。”

眾人點點頭,覺得白珠說的有道理,女傭將手伸進白卿卿的西服外套裡麵,然後表情一愣,然後似乎是捏住什麼東西。

把裡麵的東西拿出來後,女傭攤開手,在燈光的照射下,鑽石手鍊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怎麼白卿卿的西服裡有一條鑽石手鍊,是易夫人那一條嗎?”有人驚呼道。

驚訝聲將席新語吸引到白卿卿的麵前,席新語的臉冷下來,周圍看熱鬨的馬上明白是白卿卿偷的手鍊。

看著那條手鍊,白卿卿眉頭緊緊皺起,戰墨深將西服蓋在她的身上,分明是乾乾淨淨,什麼時候多出一條手鍊的?

目光四下搜尋,蕭雲站在不遠處,滿是皺紋的臉上,露出一個狠毒的笑容。

一定是剛剛蕭雲把她喊走談話,趁機把她推倒時放的!

“卿卿,怎麼是你拿的?真是讓我失望,和你說過那麼多次,從國外退學後,要重新做人,可你怎麼開始偷東西?而且是偷那麼寶貴的禮物!”白珠故作驚訝的說。

那副嘴臉,讓白卿卿看得簡直想吐。

“白珠,手鍊為什麼出現在我身上,奶奶和你不是最清楚嗎?”

“要做到什麼地步纔可以放過我?難道你們不會感到愧疚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