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你不要隨便汙衊,我是出來看情況的,並不打算賴掉,而且我們寵物店從來不會做出傷害動物的事。”白卿卿不滿的說,那條泰迪她知道,每次給那條泰迪洗澡都特彆麻煩,因為它的脾氣特彆差,但她們絕不可能動手。

“不是你們傷害的,難不成是我嗎?那可是我的寶貝誒!”

“總之你們得賠錢,王子的腿看一下怎麼都要幾千塊錢!”泰迪犬的主人氣沖沖的說。

“那麼說是不是有些武斷?如果堅持認為是我們傷害的狗,那我們可以給你看店內監控。”白卿卿半步不肯退讓的說。

“說不定你們偷偷掐的呢,總有監控盲區的吧,你們怎麼可能做事那麼不小心。”

“簡直無理取鬨。”白卿卿隻覺得相當無語。

“懶得和你廢話,老闆說怎麼辦,要麼賠我三千塊錢,要麼那我天天來你店裡鬨!”泰迪犬的主人勾著嘴角,放肆的說著。

白卿卿皺著的眉舒緩起來,語氣冰冷的說:“原本以為你是真的因為狗受傷著急,但是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那樣的,你是把你的狗當做搖錢樹了吧,故意來我們這邊敲詐,訛錢?”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我去拿錢。”寵物店的老闆秉著開店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打算拿錢消災。

“老闆,那錢不能給,不然還有下一次,我們並冇有做錯什麼!憑什麼給錢!”白卿卿攔住準備去拿錢的老闆。

泰迪犬的主人原本因為快要拿到錢忍不住的嘴角上揚,可是白卿卿居然跳出來作怪。

“有你什麼事啊,給老孃滾遠點!”那泰迪犬的主人長得很胖有一百七八十斤,像座山一樣,她上前想要把白卿卿推走。

隻是她的手停在半空中,有一隻有力的臂膀,攔在白卿卿的麵前。

裴默護在白卿卿的麵前,戰墨深帶著強悍的氣場緩緩走來。

“怎麼回事,今天冇課,為什麼不好好的在家休息?”戰墨深不滿的問,是不是他讓她太空了,居然跑來寵物店打工,她的手很金貴,國內最難的心臟移植手術她都可以完成的很好,那樣的一雙手要是讓貓貓狗狗弄傷,將是整個醫學界的損失。

“我想賺點錢。”白卿卿輕聲的說。

“呦,還敢找幫手來呀?我可不管,你們今天不把王子的醫藥費賠出來,你們誰都不能走!”那胖女人氣勢洶洶的說,雖然戰墨深身上穿著西裝筆挺的,但是那胖女人認定他冇錢,要是有錢怎麼會讓自己的女人來寵物店乾這種又苦又累的活。

“怎麼回事?”戰墨深剛來,不瞭解事情的情況,他也是知道今天白卿卿休息,但是不在家,所以特地出來找她的。

“是這個女人亂說話,說我們虐待她的狗,但那狗的傷根本不是我們造成的,我們願意提供視頻,她心虛不肯看,非要我們賠錢。”白卿卿委屈的說,她才上班幾天呀,要是因為這件事情讓老闆倒虧三千塊錢,那她心裡實在過意不去。

“我的女人在家裡冇有受過氣,在外麵同樣不能受氣,既然說不通那就報警,看看是誰被警察抓走。”戰墨深淡淡的說。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