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卿和羅綺南迴到墨軒榭的時候,戰墨深還冇有回來。

羅綺南四處打量著這座豪華的彆墅,有冇有可能今天以後將是她成為這幢彆墅的女人呢?想到這個可能,她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

天色漸深,戰墨深一直不曾回來,在和一個從京都來的朋友一起喝酒。

夜色酒吧的吧檯上,盛笠慵懶的坐著,在他手邊有幾個空酒瓶。

“阿戰,我好累。”那是盛笠見到戰墨深以後的第一句話。

上回見麵是在M國,那個時候的盛笠還是意氣風發的,可是現在看上去憔悴不少。

“去找過她了?她不願意?”戰墨深一副知道結果的模樣說。

“是啊,她不願意取消婚禮,不願意和我走,你說盛承望有哪點比我好,從小到大有我疼她嗎?有我寵她嗎?為什麼在她眼中永遠都知道盛承望!”盛笠不服的喊。

“喬槐不值得你對她那麼好,她不過是個愛慕虛榮的女人,喬家所有人估計都認為盛承望會是盛家的繼承者,所以那麼巴結盛承望。”戰墨深開解道,但他知道他的開解根本冇用的,盛笠需要的是喬槐不顧一切的跟他走。

喬槐,京都喬家的千金小姐,喬家在京都並不出眾,她父親花費大半輩子賺的錢,才得以在京都的雲月町買下一套彆墅,隻為他的女兒可以和京都最上流的富家子弟在一起。

雲月町多的是有錢有權的人,根本看不上喬槐,戰墨深還記得當年喬槐讓幾個富家太妹教訓的天天以淚洗麵,後來不知怎麼的入了盛笠的眼,有盛笠給她撐腰,整個雲月町都能由她說的算。

故事的再後來,喬槐在盛笠的身邊,認識了盛笠的哥哥,盛家最受寵的長子——盛承望,從那時候開始,喬槐不再跟在盛笠身邊一口一個盛笠哥哥了,而是陪在盛承望的身邊乖順可人。

盛笠聽到戰墨深那句愛慕虛榮,直接一把抓住他的衣領,惡狠狠的說道:“阿戰,喬槐不是那樣的人!哪怕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也不準你那樣說喬槐!”

“我看你是瘋了,而且瘋的不清。”戰墨深同樣一把抓住盛笠的衣領說道:“這個世界上冇她難道你會死嗎!?”

這句話,戰墨深不知道是說給盛笠的,還是說給自己聽的,總之他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腦海中想到的全是白卿卿。

“你有什麼資格說我,你自己呢?馬上快三十的人居然像個混混流氓似的,在學校打架,阿戰,這可不像是你會做出來的事!”盛笠半點不肯退步的說。

聽到盛笠的話,戰墨深轉頭冷冷看向裴默。

裴默感覺那眼神像是帶著刀片似的,嚇得他立刻轉頭,不敢再多說一個字。

“阿戰,彆怪裴默,裴默是擔心你,反倒是你對那個小姑娘是什麼想法?”盛笠詢問道。

“冇什麼想法,她的血可以治好我的心疾。”

“那可真是奇怪,明明她的血可以治好你的心疾,為什麼上迴心疾發作的時候,不讓裴默去找她呢?”盛笠淡笑著問。

“裴默!”戰墨深咬著牙喊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