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清楚坐在輪椅上的男人是誰的時候,司從霜渾身一軟,整個人隻有靠在牆上,才能防止自己不倒下去。

“叔,叔叔。”司從霜輕聲的喊道,語氣中心虛到極點。

“逆子,你不配叫我!”

“早知道這樣,早在你一開始給司洛下藥的時候,我就應該處置你,把你趕出司家!”司星津高聲嗬斥道,他以為自己培養的是接班人,但是實際上分明是白眼狼!

司從霜抿了抿唇,隻覺得嘴唇很乾,一時間也話都說不出來。

“白卿卿你贏了。”司從霜喃喃道。

一旁的張琦看到這一幕,直接跪下來,他忙開口道:“家主,我是被小姐要求纔會做出那麼多的錯事,求家主給我一條生路,我什麼都願意說出來!”

“白卿卿,你真的贏了。”司從霜不斷的重複著這一句話。

守衛上前,拿捏住司從霜的手,打算將她帶到地牢裡,等待以後的審訊。

司從霜冇有反抗,整個人像是魂都掉了一半似的,亦步亦趨的朝著外麵走去。

隻是在路過白卿卿的時候,她突然的發力,一下子掙脫守衛,同時從守衛的手中搶來手槍,黑漆漆的槍口直直的抵在白卿卿的太陽穴中。

氣氛一下子緊張到極點。

“小霜!你到底要乾什麼!”

“你現在應該做的是把槍放下,去接受法律的懲罰!你還要執迷不悟多久?”司星津心痛的問道,這個孩子從小養在他的身邊,他當時冇有孩子,在他身上傾注了所有的愛,從來都不打罵她的。

現在想來或許是他錯了吧,因為他無底線的偏愛,導致了小霜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引發了一係列的錯事。

“我什麼都冇有了,叔叔,我失去你了,想必你也知道白卿卿是你的女兒了吧,真是可笑,白卿卿,我喜歡的,我想要的,你通通都要搶走!”司從霜憤憤不平的喊道。

“司從霜,你到底還要讓你叔叔心痛多久纔可以?”白卿卿冷冰冰的問道。

聽到他的這句話,司從霜強忍著眼淚。

司星津朝著一個守衛說道:“你去一趟書房,把抽屜第二個櫃子裡壓在最下麵的一份檔案拿出來。”

冇有人知道司星津那麼做是想乾什麼,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那名守衛。

很快守衛從二樓下來,手中拿著一份薄薄的檔案,交到司星津的手中。

當著所有人的麵,司星津拆開那份檔案,擺在了司從霜的麵前。

“你看清楚上麵的日期,那是在五年前,在我知道我還有一個女兒後更改的遺囑。”

“這個遺囑,是傲安和我一起更改的。”

“我們決定把S集團和京木鬆群島通通都給你,隻留下這個司家給月兒和玄冥,以後他們想念我們的時候可以過來住住。”

“小霜,叔叔從來冇有想過有了自己的孩子就拋棄你。”

“但是你因為這些東西選擇拋棄了叔叔。”

司星津的眼眶有點紅,多年的心血養出來的孩子,最後想要殺了他,讓他如何不難受,如何不心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