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從霜不說話,不知道接下去應該怎麼辦,她不想叔叔死的,可是卻找不到第二個辦法。

叔叔那樣寵愛玄傲安,若是醒來後知道自己把玄傲安扔進地牢,想來也是不會放過她的。

老頭從口袋中拿出一個紫色的藥瓶,開口道:“這個是能幫助你奪取京木鬆的武器,很簡單,隻要往司星津的嘴裡放進去就可以,你可以放心,他會死的毫無痛苦,像是長長的睡過去一般。”

司從霜下意識的接過老頭的藥瓶,素白的手死死的攥緊。

白卿卿和戰墨深並不知道司家現在已經是在司從霜的掌控中了。

聽說司星津是怒火攻心導致的,白卿卿翻看了不少古籍,準備不少的藥物,想著明天去看看。

翌日清晨,白卿卿和戰墨深抵達司家,原本在門口的管家,已經換成張臨。

“你好,車上是京都戰爺,我們昨天來遞過拜帖,我們是來看望司家主的。”司機科曼走下車,開口說道。

張臨挑了挑眉說道:“抱歉,我們家主不方便見客,目前是昏迷的狀態。”

“這個我們知道的,我們家夫人對於治病很有一套,我們其實是特地來看病的。”科曼解釋道。

“怎麼聽不懂人話嗎?不方便見客,那個意思就是讓你們滾。”張臨冷冰冰的開口說道。

科曼的眉皺起來,開口道:“你們怎麼這樣啊,之前你們夫人也是同意我們過來的,我們好心給你們看病,你們卻要趕我們走?”

“夫人?嗬,她已經是個階下囚了,她試圖毒害家主,罪不容誅,你們最好快點滾,不然把你們當做同謀一起處理,要知道這裡是在京木鬆,可不是京都!”張臨氣勢洶洶的說。

科曼聽到他那麼說,滿是不解的回到車上。

“怎麼樣?可以進去了嗎?”白卿卿詢問道。

“白小姐,不行啊,司家發生了不小的變故啊,門口那個男人不準我們進去,說是司家主的妻子試圖司星津已經被關押起來,我們和司夫人有關係自然也是不能進去的。”科曼解釋道。

戰墨深聽到科曼那麼說,看向司家門口的方向,那個男人有點眼熟,像是一直跟在司從霜身邊的保鏢。

“聽聞那個女人很得司星津的喜愛,並不是隨隨便便什麼人都可以處置她的,現在的司家或許是司從霜掌權了。”戰墨深開口說道。

“誰掌權倒是不重要,我隻是奇怪,我們是要去救司星津的,為什麼他們非要攔著呢。”

“確實有點奇怪,司從霜難道不想司星津好起來嗎?”戰墨深幽幽的開口說道。

“算了,先回去吧,回去以後再做打算。”戰墨深朝著科曼說道。

“是。”

司星津的主臥內,張臨趕走戰墨深,開始和司從霜彙報起情況。

“小姐,雖然戰墨深現在走了,但是我看他不見到家主是不會甘心的。”張臨提醒道。

“你說的,我都知道。”司從霜不耐煩的說,正是因為知道,她才害怕,害怕白卿卿真的將司星津治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