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傲安說的正認真,突然一聲巨響,讓她嚇了一跳,她轉身,看到了怒氣沖沖的司從霜。

“小霜,你終於回來了。”玄傲安欣慰的說,在司星津昏迷的時候,他最不放心的就是這個小侄女。

“嗯。”司從霜語氣悶悶的問:“我聽說你打算讓戰墨深和他的妻子來司家治療叔叔?”

“不錯,聽說他的妻子醫術非常高明,我打算讓她試一試來看一看。”玄傲安點頭承認。

“哈,玄傲安,我看你是想要聯合戰墨深一起陷害我的叔叔吧?”司從霜語氣一變,非常淩厲的問道。

“什麼?”小霜平時對她是非常孝順的,經常送她禮物,此刻突然換了一個口氣,玄傲安隻覺得十分陌生。

“裝什麼不知道呢,你的醫術纔是最高明的,為什麼就是治不好我叔叔呢?是不是你壓根就冇有用心去治?”司從霜一個巨大的罪名直接扣在玄傲安的頭上。

玄傲安的眉皺起來道:“小霜,我知道你非常關心你的叔叔,但是我和你的心情是一樣的,你叔叔的病並不是簡簡單單用藥可以治好的,他是怒火攻心才導致的一病不起。”

“少給我說這些有的冇的,明明從前叔叔的身體非常好的,和你在一起後,一天不如一天了,我看和你脫不了關係!”司從霜說著看向身後的張琦張臨兩兄弟道:“司夫人有謀害家主的嫌疑,把她給我關到地牢裡去!”

玄傲安聽到這裡算是看出來司從霜安的是什麼心思了,她分明是在奪權,她的叔叔還冇有死呢,她就那麼迫不及待的開始了?

“司從霜,不管怎麼說我也是你的長輩,你說我做錯了事情,你有證據嗎?”玄傲安質問道。

“證據?我的身份就是證據,叔叔病了,我作為他的繼承者,我資格處置任何的事情!”司從霜說完看向張琦張臨道:“你們都愣著乾什麼,還不趕快把這個不會老的妖婆帶到地牢裡去!”

“是!”張琦張臨兩兄弟來到玄傲安的身邊,以一種強製的手段拉著玄傲安往外麵走。

在門口的管家和女傭想要上去阻攔,可是在接觸到張琦張臨兩兄弟的目光後,不敢再輕舉妄動,畢竟司從霜纔是在司家有話語權的人,家主現在的病那樣重,將來說不準死了,到時候全都是司從霜說的算。

等到玄傲安徹底的關進地牢以後,司從霜重重的鬆了一口氣,整個人無力的坐在座椅上。

她來到京木鬆並不想和玄傲安徹底的拉破臉皮的,但是最後卻是冇有辦法。

不知不覺間,那個老頭來到了她的身旁。

“你看,不用我說,所以事情你都已經做了,而且你做的非常好,接下來隻有一步,那就是司星津死了,那你的威脅才能徹底消除。”老頭幽幽的說道。

司從霜轉身看向身後道:“你怎麼會進來?”

“我說,我是你的客人,不少人都看到我和你一起進來的,自然會放我進來。”老頭解釋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