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斯禦不說話,隻是看向了不遠處正在勤勤懇懇乾活的小姑娘。

“她是誰?”司從霜順著戰斯禦的目光看到了不遠處的小姑娘,那小姑娘年紀約莫著比她小幾歲,十八,九歲的模樣,但是她的穿著真是土的不止一丁點,都什麼年代了,還穿著打著補丁的衣服。

“她是從前精神病院的護工,被指派來照顧我的。”戰斯禦開口解釋道。

“哦?那為什麼現在不在精神病院了?”

“她很勤快,但是越是勤快的人,越容易遭到其他人的排擠,有人冤枉她偷了精神病院的藥拿出去賣,她被辭退了。”

“我想出去就是因為她,她笑起來很甜。”戰斯禦在聊到她的時候嘴角有笑。

她是目前為止,唯一一個讓他覺得世界值得的人,他突然的想到趙西野,現在這個時候他總算能有幾分瞭解趙西野了。

司從霜挑挑眉,道:“我還以為你住在貧民窟是為了什麼,原來就是為了這個,戰斯禦,你讓我很失望,我以為你會想著重頭來過呢。”

戰斯禦抿抿唇,能守在她的身邊陪她就可以了,衛景檀都已經死了,再去戰墨深爭個你死我活又有什麼用呢?

司從霜的話音落下,她的手機鈴聲響起來了。

“喂,張臨有什麼事情嗎?”

“什麼?他們又要去京木鬆了?”

“好,我馬上過來,另外你現在立刻給我訂幾張去京木鬆的機票!”司從霜的語氣非常著急的說道。

“我不和你閒聊了,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了。”司從霜話落,快步的朝著外麵走去。

司從霜以最快的速度抵達住所,看到張臨開口問道:“他們不是才從京木鬆回來嗎?這一次又去京木鬆乾什麼?”

“這個我也不知道,京木鬆那邊司總的身體越發的差了,至今還是冇有清醒過來。”張臨不解的說道。

“人都是昏迷的,他們過去能做什麼呢?”司從霜惱怒的說道。

“自然是治好司星津了,玄月的醫術造詣可是非常高的,玄月若是想要治好司星津應該不難。”

“她若是治好了司星津,司星津自然會感謝他們,到時候也不會再為難戰氏集團。”

“說不定還會因此父女相認呢,到時候可冇有你的什麼事情了。”

端坐在沙發上的老頭幽幽的開口說道。

司從霜震驚的瞪圓了眸,他怎麼會知道,司星津和白卿卿是父女,又是怎麼知道白卿卿的原名叫做玄月的,這些可都是她一直隱藏著的秘密!

眼前的這個老頭,絕對不簡單!

“老師傅,當初可是你對我說的,不要輕舉妄動,可是現在局麵卻變成了這樣,你可是要負責的,你可是要為我想想辦法,現在到底應該怎麼辦呐?”司從霜焦急的問。

“其實很簡單,我們也去京木鬆,隻要你的叔叔死了,一切都無所畏懼了,你就是京木鬆的掌權者,有誰敢和你叫板呢,你想怎麼處置他們就怎麼處置他們。”老頭淡定自若的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