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給許念一個交代。”盛笠那樣回覆白卿卿。

等到盛笠離開後,很快警員來抵達酒店,等到一切忙完以後,白卿卿和戰墨深纔回家。

在酒店門口停放著一輛黑色邁巴赫,邁巴赫裡麵坐著一個男人,正平靜的看著那一幕。

“我還是晚了一步。”秦不晚輕聲說道。

“少爺,怎麼會晚呢,那個盛笠說到底可是已婚的身份,而且做出那麼多對不起許念小姐的事情,少爺您去主動追許念小姐,許念小姐一定會看到您的好的。”一個司機開口說道。

“是嗎?真的可以嗎?”秦不晚喃喃道,五年前,他被冤枉和許念有什麼私情,原本他是要為許念洗刷冤屈的,可是他的父親突然的去世,家族亂成一團,外戚都想要瓜分秦家的財產,秦不晚這才消失了五年,一直都在處理家族的事情。

二十分鐘後,勞斯萊斯駛入家中。

剛到家,戰墨深的手機鈴聲響起來,不知道電話裡麵說了什麼內容,他的表情十分嚴肅。

“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嗎?”白卿卿好奇的問。

“確實是有一點事情,不過和我們無關,是S集團的事情,司星津前段時間讓司從霜一氣,氣的可不輕,聽聞司從霜又回來京都,他直接氣暈過去,至今還冇有醒過來,外麵都說他快不行了。”戰墨深開口說道。

“那他脾氣可真是夠大的,居然都能氣的人不行。”

“能掌控整個京木鬆的人,手段魄力自然是有的,隻是唯一可惜的是冇有後代,無人可以繼承他年輕時候所打拚下來的一切。”戰墨深歎了一口氣說道。

等到司星津一死,司從霜上位,隻怕是對於麵對的局勢更加不利,司從霜不就是一個瘋子嗎?

“司星津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想著打壓戰氏,我在想如果可以治好他的病,是不是可以讓他和戰氏握手言和呢?”白卿卿提出一個想法。

“確實是有可能的。”

“既然有可能,那我們還等什麼?我們再去一趟京木鬆,直接去把司星津治好,到時候我們可是他的救命恩人了!”白卿卿激動的說,她看得見,戰墨深因為戰氏集團和S集團的事情時常陷進苦惱裡麵,現在有一個那麼好的機會,他們必須要去把握住。

“嗯,這樣也的確不失為一個好辦法。”戰墨深同意下來。

幼兒園還有幾天才能放假,白卿卿和戰墨深選擇再次將他們留下,畢竟京木鬆也不是一個好呆的地方,司星津從前可是一直對他們抱有敵視的態度。

盛家。

夜靜悄悄的,所有人都已經是睡下了。

突然的一聲巨響,直接將所有人都從睡意中吵醒過來。

喬槐是第一個醒的,她打開床頭櫃的燈,她看到她的房門已經直接讓盛笠一腳踹破了。

“盛笠,你在乾什麼?”喬槐不滿的問道。

“我在乾什麼?應該是我問你在乾什麼吧?喬槐,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肯放過我,放過許念!”盛笠質問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