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我有說錯嗎?雖然五年前玄月做過一次換血手術,但是那又如何,玄氏一族幾百年才能出現一個的好苗子,怎麼可能區區被一次換血所打敗,她身上的血液早已恢覆成和從前一樣,百毒不侵了。”老頭笑著說道。

“你到底是誰,你是什麼身份?”慕天養開口詢問道。

“我是誰對你們而言不重要,我是來和你合作的,司小姐。”老頭看向司從霜說道。

司從霜眨眨眸,早已震驚的不要不要的。

“司從霜,不要相信他,這個老頭古怪的很,而且身上很重的藥味,擅長製毒,非常危險。”慕天養阻止道。

“可笑,不相信他,難道相信你嗎?相信你有什麼好處嗎?你可是直接把牛奶給扔掉了!”司從霜說著看向這個老頭,從他說的話中聽得出來,這是個有本事的人。

“慕天養,請你離開,我要和這位老者好好的聊一聊。”司從霜幽幽的說道。

“司從霜!”慕天養不安的喊道。

“你想怎麼樣?要麼殺了我,要麼你去和白卿卿說出所有的事情,或者你就什麼都不要管!”司從霜不耐煩的說道。

隨後,司從霜帶路,和老頭一起走進咖啡廳的一個包間裡麵。

慕天養的手緊緊握成拳,他拿出手機,他想要撥通白卿卿的電話,可是他能怎麼說呢?難道和白卿卿說他和司從霜曾經合作過嗎?那樣他在她心目的形象隻怕是更加差勁吧?

慕天養一時間無力到極點,從一開始他就不應該和司從霜合作的,現在已經是處處受製於人了。

包間內,司從霜和老人相對而坐,她開口道:“老人家,你知道白卿卿是什麼人嗎?她可是戰墨深心尖上的人,她還有一幫權利地位到極點的愛慕著,和她作對可是冇有好下場的,我想問問,我憑什麼可以相信你會真的幫我呢?”

“因為我的女兒因她而坐牢,這點夠嗎?”老人慢悠悠的說道。

“什麼?原來是這樣,那這個白卿卿倒是真的有夠壞的,也難怪你要報複她。”

“隻是說實話,想要報複她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自從上回的車禍以後,戰墨深一直在她身邊安排人手保護,及,而她又是百毒不侵的,我們應該怎麼做?”司從霜詢問道。

“不用著急,先靜下來看看。”老人這樣回覆司從霜。

白卿卿並不知道她離開咖啡廳後,後麵還發生那麼多的事情。

正如老人所言,白卿卿已經察覺出來那杯牛奶當中新增了什麼東西。

在兩個小時前,她還在感激慕天養在車禍救她,但是現在那份感激之情早已消失。

她在通訊錄搜了一圈,找到許唸的電話撥打過去。

“卿卿,有什麼事情嗎?”許念很快接通電話詢問道。

“念念,我想和你見麵說說話,可以嗎?”

“當然可以,我們老地方見。”

她們約定的地點是一個比較安靜的酒吧,許唸到的時候,白卿卿正在喝一杯果汁。

“怎麼了?怎麼看你瘦了那麼多,而且心情不太好的樣子?”許念詢問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