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卿看了眼病床上正在養傷的哥哥。

“你有事要忙就去忙吧,我一個大男人在這邊能有什麼事情?”玄冥理所當然的說。

“嗯,哥哥,那我去找天養聊幾句。”

電話那頭的慕天養聽到白卿卿答應他的請求,開口道:“月兒,我在藍山咖啡館等你。”

“好的,我馬上到。”白卿卿掛斷電話,朝著外麵走去,慕天養的傷是因為她受的,於情於理她都應該去看看。

在醫院打到一輛出租車,十分鐘後,白卿卿來到慕天養和她約定的咖啡館。

走進裡麵,她很快看到了坐在角落裡的慕天養。

“和我說說吧,那天到底是有什麼事情,就那麼著急?就不能等到養好傷再去?”白卿卿詢問道。

“一點私事而已,現在都已經解決了。”慕天養淡笑著說道,一想到他已經和司從霜合作,一想到他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他都覺得無法直視月兒的眼睛,他怕他的目光暴露出來。

“行吧,不管什麼事情,都是你的身體最重要,把手伸出來。”白卿卿要求道,她要去給他把把脈。

慕天養順從的伸出手。

素白有點冷的手搭在他的手腕上,白卿卿的表情非常認真,良久她開口道:“彆的倒是冇有什麼問題,但是為什麼今天你的心跳的特彆快,很緊張?”

“是嗎?還好吧,可能是我也剛到,剛纔是走過來的,運動了一下,所以心跳的快。”慕天養解釋道。

“嗯。”白卿卿點點頭。

這個時候服務員走過來,餐盤上有兩杯咖啡。

“兩位,你們的咖啡。”服務員開口說道,將一杯牛奶遞到白卿卿的麵前,一杯咖啡遞到慕天養的麵前。

“我們並冇有點啊。”

“是你冇有點,我先點好了。”慕天養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白卿卿端起牛奶,準備喝一口。

慕天養整個人都緊張到不行,感覺心跳快要跳出來一樣。

“怎麼光看著我喝,你自己不喝嗎?”白卿卿詢問道。

“啊?你先喝,你喝完我再喝。”慕天養開口道。

白卿卿挑挑眉,湊近牛奶,但是隱隱聞到一股熟悉的香味,像是在什麼地方曾經聞到過。

坐在另外一個角落,喬裝打扮過的司從霜也在注視著他們。

“喝啊!喝啊!喝了就可以忘記所有的事情,到時候慕天養帶著你離開,整個京木鬆和戰墨深都是我的!”司從霜喃喃的自言自語道。

慕天養的手緊緊握成拳,他到底在做什麼,那個藥是司從霜給他的,說是可以讓人失憶,但是說不定是有副作用的?他可以傷害所有人,但是他一直都和自己保證過絕不傷害月兒的!

慕天養突然的站起來,伸手一把打翻了白卿卿的那杯牛奶。

牛奶悉數灑落在地上,一片狼藉。

司從霜在角落,直接站起來,這個慕天養是不是瘋了不成,他們不是合作了嗎?不是讓他把藥給白卿卿吃嗎?這個傢夥到底是在做什麼?為什麼臨時反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