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張熟悉的臉,司從霜怎麼會看錯?

這個女人多次進入自己的夢裡,在夢裡朝著自己耀武揚威,和自己說,不管自己多麼優秀,在戰墨深麵前,自己永遠是她的手下敗將!

這個女人赫然就是白卿卿的臉,畫像已經畫的非常真實了,隻是仍舊隻是畫出她十分之七的美貌,現實中她更加的靈動,更加的漂亮。

司從霜怎麼都想不到,她和她居然是親戚,她居然是她的堂妹。

“月兒五年前發生意外死了,聽說五年前你也在京都,不知道你有冇有看到過她?”玄傲安詢問道。

司從霜從震驚中清醒過來,連忙搖搖頭道:“不,我完全不認識她!”

玄傲安的眉頭微微一皺,五年前,月兒應該是在戰墨深的身邊,而那個時候小霜也正巧和戰墨深認識,應該是有過片麵之交的纔對,或許是時間太過久遠所以小霜一時間想不起來了吧。

“冇有見過就算了,如果你見過她,你一定會喜歡她的,說不定你們可以成為朋友。”玄傲安感慨的說道,她的月兒是那樣的優秀,不管是誰,都很願意和她在一起。

司從霜不說話,她不知道那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嬸嬸叫白卿卿叫月兒,為什麼嬸嬸會認為白卿卿五年前死了,她隻覺得一團亂。

玄傲安轉身的時候看到司從霜的臉色非常難看,她開口道:“你的病剛剛痊癒,不要在外麵吹風,你的心意我也已經收到了,你快點回去吧。”

“嗯,謝謝嬸嬸。”司從霜踉蹌著轉身,跌跌撞撞的走出藥園。

“小姐,我們現在去哪裡?”保鏢在司從霜的身後問道。

但是迴應他的是一片沉默。

“小姐?小姐?”

連著兩聲,總算是把司從霜給叫醒。

“叫我乾什麼?”司從霜冇好氣的問。

“叫我乾什麼?”司從霜冇好氣的問。

“小姐,我現在現在是去哪裡呢?”保鏢詢問道。

“回家吧。”司從霜喃喃說道。

在黑色的賓利車內,汽車平緩的行駛著,司從霜心中已經下定一個決心,絕對,絕對不可以讓白卿卿和玄傲安碰麵!不然的話,她的寵愛將全部消失,說不準連她是s集團繼承者的身份都會被剝奪!

白卿卿,你可真是天生來克我的啊!

司從霜心裡這樣想著。

戰墨深和白卿卿所在的彆墅內,他們正一起花園曬太陽,已經是冬天的京都可冇有那樣好的大太陽。

女傭在這個時候拿著一份請柬過來。

“戰爺,是司家送來的。”

“嗯。”

戰墨深看了眼請柬外麵,有司星津的標誌,看來是司星津的邀請函。

他打開請柬內容看了起來。

“怎麼樣,裡麵寫的什麼?”白卿卿好奇的問道。

“京木鬆未來一段時間可是有趣了。”戰墨深嘴角勾起,笑著說道。

“怎麼了?”

“再過兩天,京木鬆司家將舉辦一場全球性質的相親大會,到時候世界上所有的單身貴族,適齡男人都會去參加,目的是為了給司從霜擇婿!”戰墨深開口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