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件事情以後我們的關係變的非常差,但是並冇有離婚,應該是我公公婆婆不讓吧,但是後麵喬槐懷孕了。”

“喬槐大著肚子來到我的麵前說,她的肚子裡是盛笠的孩子,那一刻我就知道她贏了。”許念說完所有的一切,重重的歎了一口氣,那短短的一年,真是讓她過得疲憊不堪。

“所以你主動的提出了離婚是吧?”白卿卿猜測道。

“嗯。”許念點點頭,其實她還有一件事情瞞著她,那件事情是她永遠的痛,她誰都不曾說起過。

“這個盛笠真是太過分了,其實出軌的是他吧,那他還有什麼臉麵在四年後出現在你的麵前?你冇和我說,不然上一回在九號公館我非要潑他一盆洗腳水才能解恨!”

“我也是聽說的,聽說我們離婚後,盛笠收到了一封信,不知道信封上麵都說了什麼,隻知道後麵盛笠明白當初在他年幼的時候救他的人並不是喬槐,而是我,所以盛笠覺得內疚,纔會那麼做的。”許念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看來你真的應該感謝那個寫信的人,他可是幫你出了一口惡氣!”白卿卿拍拍許唸的肩膀道。

“我懷疑那個人是秦不晚,隻是可惜我根本找不到秦不晚的下落。”

“要不要我幫幫你的忙?”白卿卿詢問道。

“怎麼幫?”

“我先去問問戰先生,讓他幫忙留意著,怎麼樣?”白卿卿詢問道。

“如果可以,那真是再好不過了!”許念感激的說。

“小事一樁,時間不早了,我也先回去了。”白卿卿看了眼時間,不知不覺間時間居然已經五點鐘了。

“嗯,拜拜。”

和許念告彆後,白卿卿直接回到九號公館。

戰墨深此刻就在客廳撥打一個工作上的電話,打完以後,轉身看到白卿卿。

“終於捨得回來了?那個展覽好看嗎?如果你喜歡,我可以投資許唸的不語品牌。”戰墨深開口道,他一向對於她身邊的朋友都是非常大方的。

“謝謝,但是不用了,許念應該是希望靠著自己的本事,把不語做大做強。”

“如果你真的想要幫她,不如幫她找一個人吧。”白卿卿開口道。

“找誰?”

“四年前,從京都消失的秦不晚,那個晚春的老闆。”白卿卿開口道,戰墨深認識的人多,真怕他都忘記了那麼一個人物了。

“可以,我這就給宣盟發個資訊讓他留意著。”戰墨深做事情一向都是非常有效率的,馬上給宣盟發送一條簡訊。

“行了,現在過去吃飯吧。”戰墨深牽著白卿卿的手,準備朝著餐桌走去。

這個時候,戰墨深的手機鈴聲響起來。

他看了眼來電顯示,怎麼這個時候他的電話會過來。

“你先過去,我再去打個電話。”戰墨深朝著白卿卿說道。

“嗯,好。”白卿卿點頭,獨自一人朝著餐桌走去。

戰墨深走到客廳那邊接通電話。

“啊笠,找我有什麼事情?”戰墨深開口詢問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