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立刻通知下去。”秘書一一應下。

和秘書掛斷電話,戰墨深的手機簡訊聲音響起。

看了一眼簡訊內容,戰墨深的眸眯起來,表情有點沉重。

“你在警局和玄雪談了一些什麼,可以和我說說嗎?”戰墨深詢問道。

白卿卿點點頭,戰墨深是她目前來說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了,她從口袋中拿出了那塊月字令牌。

“這個是你的令牌,整件事情和它還有關係?”戰墨深有點不解的問道。

“我也隻是知道個一知半解,玄雪和我說,她的父親和她說我的媽媽是殺死她媽媽的凶手,很顯然這個訊息是假的,所以她的父親纔是我們最應該要找的人,玄雪也隻是被利用而已。”

“從和玄雪的談論中,我還知道她的父親對於我的這一塊令牌非常感興趣,玄雪說令牌有秘密,隻是玄雪自己也不知道令牌有古怪的地方。”

白卿卿說著將令牌放到戰墨深的麵前。

戰墨深接過令牌仔細的看起來,它的製作材質非常特殊,除此以外也並冇有奇怪的地方,上麵隻有一個月字,其他的文字一個都找不到。

戰墨深放下令牌,道:“既然是有秘密,那你仔細收著,我這邊也是得到一個情報,玄雪並不知道衛景檀為什麼會死,她從來不曾讓裴默殺死衛景檀。”

“所以說衛景檀的死因仍舊是一個謎?”白卿卿詢問道。

戰墨深點點頭。

“當時看守衛景檀的人呢?難道都死了不成嗎?”

“確實都死了,監控也都清除了,根本不知道是誰做的,我對於衛景檀雖然冇有感情,但是她好歹是生我的人,好歹是戰家的人,總歸是要為她找到殺人凶手的。”

“再觀察觀察吧,是狐狸的話,總會露出狐狸尾巴的,但是白卿卿,我希望我們兩個人是可以互相信任的。”戰墨深沉聲說道。

白卿卿點點頭,同意他的話。

結束玄雪的事情後,白卿卿照常去上班,她昨天已經問過戰氏集團的律師,依照玄雪的情況,應該要判個五年左右。

早上抵達思親醫藥集團,白卿卿還未走進去就聽到裡麵吵吵鬨鬨的,不少人在討論什麼事情。

“什麼事情那麼熱鬨?”白卿卿走進辦公室詢問道。

見到白卿卿過來,所有人都停下了議論。

很明顯他們是在避著自己,很多事情不想讓自己知道。

“白卿卿,今天我們部門將有一場絕世好戲,到時候你記得看。”一個女同事意有所指的說道。

“什麼絕世好戲?”白卿卿不解的問道。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你可真是這場絕世好戲的主角之一!”

“李玉,和她說什麼多乾什麼!?”一個女同事連忙出聲嗬斥道。

白卿卿看過去,這個女人不就是前一段時間要求她為她去和部長求情的女同事嗎?

白卿卿越來越搞不明白,她們到底在說什麼。

中午,白卿卿正在辦公室內處理一份檔案,外麵傳來一道女人潑辣的聲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