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雪的父親究竟是誰,無人知道,除了玄傲寧,但是現在玄雪卻說她知道,她的媽媽早在十幾年前死了,難不成還是托夢給她說的嗎?

玄雪惱羞成怒的說道:“我當然知道我父親是誰,是我父親親口說的,他說出了我母親死的真相!”

“你怎麼證明他是你父親的?”

“親子鑒定!親子鑒定難道還有假嗎!”玄雪不滿的說道,這個月兒,真當她是三歲小孩那麼容易被人騙嗎?

“所以你的父親到底是誰,叫做什麼名字?”白卿卿好奇的問道,或許躲在背後的那個男人纔是罪魁禍首,她肯定她的媽媽絕不會做出殺害自己姐姐再奪權的事情。

“我說過,我隻會回答你一個問題,而你現在問的是第二個問題了,我有權利不回答你。”玄雪轉過頭說道。

“你不說,我自己也會去查出來,我會把那個男人帶到你的麵前,讓他跪在你的麵前懺悔,讓他親口告訴你,他說的都是錯的!”白卿卿肯定的說道,她起身,準備朝著外麵走去。

“等一下。”玄雪開口道。

“還有什麼事情?”

“裴默,他——”玄雪知道自己即將麵臨的是牢獄之災,是她技不如人,她無所謂,但是裴默是無辜的。

“你放心吧,依照戰墨深和裴默的感情,他不會對付裴默的。”白卿卿淡淡說道。

聽到她那麼說,玄雪的心放下來一點。

她對他的感情從一開始確實是假的,她整容後接近裴默,確實一開始隻是把裴默當做跳板,但是後來漸漸的一切都開始轉變,她開始會因為裴默難過,會因為裴默開心。

原本戰墨深同樣在她想要殺的人當中,她要讓白卿卿嚐嚐失去最心愛的人是一種什麼感受,但是最後她什麼都冇有做,給自己留下一個那麼大的後患,隻不過是因為裴默很在乎戰墨深,所以她才手軟。

可是現在她和他註定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在海邊她必須把話說的死一點,她不曾對他動心,隻有這樣,他才能少難受一點吧。

他永遠不會知道,在海邊的時候,她想著,如果他們真的可以逃出去,那她什麼都不要了,她會把一切都告訴他,然後他們躲在一個小小的國家,生兒育女度過一生。

白卿卿準備離開了。

玄雪看著她的背影,猛然開口道:“月字令牌!”

“什麼?”白卿卿轉身看向玄雪。

“月字令牌有秘密!月兒,一切不會那麼順利的結束的,找到我不過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前兆而已。”

“什麼秘密?”白卿卿質問道,那不就隻是一塊普通的令牌嗎?

“我說過我隻會回答你一個問題,而且這個問題的答案我也不知道,我隻知道它絕對不是一塊普通的令牌。”

“原本我是不想說的,但是看在你們不為難裴默的份上,這個就當做我給你的報酬,我一向都是不喜歡欠著彆人的。”玄雪說完緊緊閉著唇,不再發出一點聲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