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30章:都是假的

玄雪無話可說,她認命的伸出手,任由警員的手銬拷在她潔白的手腕上。

隻是在警員帶她走到警車上的時候,她停下腳步,看向裴默,開口道:“你之前問的那個問題,我回答你,都是假的。”

話落,玄雪被警員帶上車,被送往警局。

裴默整個人無力的坐在地上。

“戰爺,我想裴默一定是讓那個女人催眠了,所以纔會做下那麼多讓人無法理解的事情,您看在他從前忠心耿耿的份上,饒過他吧。”宣盟來到戰墨深的麵前,開口勸說道。

戰墨深的目光鎖定在裴默的身上,他冷聲開口道:“我給你一個重新組織語言的機會,三天後來戰氏找我。”

話落,戰墨深牽住白卿卿的手一起朝著勞斯萊斯走去。

一場鬨劇就此結束,傍晚,警局那邊傳來訊息,玄雪對於她所有犯下的罪都認了。

“我想明天去看一趟玄雪。”在病房內,白卿卿和戰墨深開口說道。

“去看她做什麼?那個女人邪門的很。”戰墨深有點抗拒的說道,在他看來,那就和巫術一樣,一個人居然可以隔著電話操控一個人,簡直是個巫女。

“我不可以讓她汙衊我的媽媽,我的媽媽絕對不是她口中說的那種人!”白卿卿堅定的說道。

“那好吧,但是我讓宣盟陪著你可以嗎?”戰墨深詢問道,放她一個人怎麼想都有點不放心。

白卿卿點點頭,同意戰墨深這一簡單的要求。

翌日清晨九點鐘,這天正好是禮拜天,公司休息,宣盟開車來到九號公館,送白卿卿來到警局。

有戰墨深打過招呼,白卿卿很輕鬆的在審訊室見到了帶著手銬的玄雪。

在宣盟則在外麵的隔著一層厚厚的玻璃看著,那是白卿卿的家事,她不希望有第二個人聽到。

玄雪留著長長的烏黑的頭髮,剪著厚厚的齊劉海,她的容貌有一點改變,但是仔細看那雙眼睛並未改變,和她一樣的杏眸,隻是她的更加溫柔。

“是誰和你說我的媽媽是殺害你媽媽的凶手的?”白卿卿詢問道。

玄雪抿緊了唇,把頭轉到另外一邊。

“不說是吧,我可告訴你,裴默現在還在外麵呢,戰墨深的手段你不是冇有聽說過,想要弄死裴默還是非常簡單的。”白卿卿冷冰冰的說道。

“玄月!你!你可真不愧是玄傲安的女兒!”玄雪氣呼呼的說道。

“所以你還是不考慮一下說出實情嗎?”白卿卿質問道。

“我隻回答你一個問題,但是你必須答應我你不能為難裴默,裴默是被我催眠的!”玄雪要求道。

“可以,成交,說吧,是誰告訴你我媽殺了你媽的?”

“我的父親。”玄雪抿唇說道。

“你父親?你在開什麼玩笑呢?你知道你父親是誰嗎?”白卿卿不可思議的問道。

當初玄雪的媽媽玄傲寧同樣是未婚懷孕,無人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聽老人說當時的族長髮了很大的脾氣,逼迫玄傲寧說出孩子的父親,但是她寧願被打死也不願意說出孩子的父親。

哪個父母不疼自己孩子啊,見她執意不肯說出來,最後也就不了了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