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不管什麼事情,你都會答應我嗎?”白珠看著跪在地上,那個冇骨氣的男人,幽幽的問。

“是的,不管什麼事情,我都答應你!”唐嘉言擦擦鼻涕,堅定的說。

“明天就是禮拜一,就是白卿卿要給易暖暖做手術的日子,是嗎?”

“是的。”

“那她是要在你所在的醫院做手術,是嗎?”白珠繼續問道。

“是的。”

“我要明天易暖暖死在手術檯上,可以嗎?”白珠此刻的眼神像是淬著毒藥一般。

“你,你說什麼?”唐嘉言簡直不敢相信他聽到的話。

“我說我要易暖暖死在手術檯上,我要白卿卿萬劫不複,我要白卿卿死在易家的手下,聽到了嗎!”白珠突然的嘶吼道,她知道她是瘋了,瘋在江逸將她當做白卿卿的那一個晚上,她一定要讓江逸和白卿卿都付出代價,這個世界上誰都不能那麼羞辱她!

“可是白卿卿原本就不可能成功啊,那個是心臟移植手術,就算是經驗老道的專家教授都不一定可以成功,更何況白卿卿一個十九歲一個就讀中醫的學生。”唐嘉言弱弱的說。

“不用你來教我做事,總之明天的手術你必須出手,不能讓白卿卿完整的做完一整台手術。”白珠咬著牙說道。

她知道手術成功的可能性很低,可是對方是白卿卿,她本身就是一個奇蹟,讓人不得不防。

“當然你也可以拒絕,那你現在就跟我去警局!”白珠見唐嘉言沉默著,直接一把抓住他的手。

“不不不!我答應你,我明天會動手的,保證讓易暖暖死在手術檯上!”唐嘉言最終還是選擇答應幫白珠做事,他不能為了一個不相乾的人輸掉一輩子,更何況他也討厭白卿卿,他一直被榕城醫學院賦予天才的稱號,但是現在那個稱號是屬於白卿卿的了。

盛世集團總裁辦公室內,戰墨深昨晚冇有回家,在忙著處理城南開發案的事,或許是因為近段時間一直都不曾好好休息,他的臉色有些難看。

突然的戰墨深右手死死捂住自己的胸口,裴默在一邊立刻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是戰爺的心疾又犯了。

“戰爺,我去派人把白卿卿找過來。”裴默建議道,裴默記得上回戰爺心疾發作的時候,就是喝白卿卿的血然後緩解的。

因為疼痛,戰墨深此刻嘴唇白的像是一張紙,但他固執的搖搖頭。

“為什麼?戰爺養著白卿卿,不正是因為她的血液特殊嗎?”裴默不解的問。

“我說不用讓她來,就是不用讓她來,那點痛,我能忍!”

“你,你給我出去!”戰墨深低吼道,他不想毀掉他在白卿卿心目中的形象。

“您倒是處處為她著想,可她呢,為了一個易厲連學都可以不上,簡直就是一個花癡!”裴默梗著脖子說。

“啪!”下秒一隻菸灰缸直直的朝著裴默的胸膛砸去,裴默硬生生的接下,整個人後退好幾步。

“你的舌頭是不是不想要了?”戰墨深陰鷙的看著他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