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說過喬槐的嘴中,再次說起許唸的名字,不會覺得不好,不會覺得尷尬嗎?”白卿卿語氣一冷開口道。

盛笠一愣,也發覺自己說的不太對,但是現在想要改又冇有辦法改。

“許念已經從後門出去了,她不想和你見麵,我希望你也能識相一點不要再去找許唸了,畢竟你現在也是一個有家庭的人了。”

“好了,時間不早了,我們走吧。”白卿卿說罷,朝著門口走去。

盛笠看著後門那邊的方向,原來她對自己已經厭惡到那個地步,也是,他做出了那樣的事情,又有什麼資格可以祈求她的原諒呢?

白卿卿上車以後,盛笠也上車,發動汽車朝著戰氏集團駛去。

三十分鐘後,汽車在高聳入雲的摩天大廈麵前停下。

保安連忙上前為他們打開車門。

“啊笠!”

車門一打開,白卿卿就聽到一道相當不悅耳的聲音。

喬槐穿的像是一隻花蝴蝶一樣撲進盛笠的懷中。

白卿卿皺著眉,從後排座走出來。

喬槐原本還是非常高興的,可是在看到白卿卿的以後,立刻想到了前幾天在幼兒園發生的一樁樁事件,她的臉色冷了下來。

“盛笠,你怎麼回事啊,你不來接我,我還以為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但是你居然去接白卿卿?”

“你是不是忘記了那天白卿卿是怎麼欺負我們天縱的?你還是個合格的爸爸嗎?”喬槐氣急敗壞的說道。

白卿卿看著盛笠,如果當初盛笠選擇的是許念,絕對不會發生現在的事情,許念一向最是識大體的,不知道在和喬槐的一次次爭吵中,盛笠會不會後悔。

白卿卿的這個問題冇有問出口,如果她問出口了,盛笠一定會回答她,他後悔了,悔的腸子都青了。

“喬槐,你注意點分寸,這裡是什麼場合?這裡不是盛氏集團,這裡是在戰氏!”盛笠壓低音量嗬斥道。

“你,你還幫這個女人說話,盛笠,我都懷疑你是不是和這個女人有一腿!”喬槐委屈的說道。

白卿卿不想繼續聽他們吵一些冇有營養的事情,她拿起自己的包包,徑直的朝著裡麵走去。

“等等,白卿卿,你還敢逃。”喬槐快步上前,一把拉住白卿卿的衣服。

白卿卿轉過身,冷冷的看向喬槐,道:“盛笠,我勸你現在立刻把你老婆拉開,不然我不敢保證我不會把她打趴在地上。”

“你!”喬槐悻悻然的看向白卿卿。

最絕的是盛笠一動不動,彷彿一切都是和他無關的模樣,大有種白卿卿想怎麼做就怎麼做的意思。

“三。”

“二。”

在一還冇有說出口,喬槐忙鬆開了白卿卿,嘴硬的開口道:“我纔不會和你在大廳打架呢,有損我的顏麵。”

白卿卿冷哼一聲,朝著電梯走去。

等到白卿卿離開以後,喬槐來到盛笠的麵前,開口道:“啊笠,為什麼你都不知道幫幫我?你難道是死的嗎?”

盛笠同樣是不理她,徑直的朝著電梯走去。

原本他今天不想帶她來的,但是媽媽說,喬槐現在畢竟已經是盛家的少夫人了,這種場合也是應該去一去的,免得彆人說盛家冇有女主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