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老太太,戰先生是擔心我的安全,所以在您麵前動手。”

“如果一定要責罰,那請罰在我的身上。”白卿卿朝著衛老太太的方向鞠躬說道。

袁鬆月打量白卿卿良久,然後緩緩說道:“可你是他什麼人,有什麼資格替他受罰?”

白卿卿張張嘴,接著堅定的說:“是他未婚妻,戰先生在昨天和我求婚,等我滿二十歲,我們馬上結婚!”

袁鬆月聽到白卿卿的話,眼睛一亮,她一直都記掛著戰墨深的婚事。

戰墨深體質特殊,三十歲於他而言是個大限,袁鬆月真的很怕,怕他到三十歲都是孤零零的,不曾嘗過情愛是個什麼滋味。

“奶奶——”衛浩思讓戰墨深踩在腳下,痛苦哀嚎著,都什麼時候,奶奶管他們的破事做什麼,直接把他們趕出榕城不行嗎?

衛浩思的呻吟,讓袁鬆月將目光轉到他身上,那個衛浩思原本是老三養在外麵的兒子,想不到剛來幾天惹出一堆的麻煩。

果然外麵女的生的,不能上檯麵!

“衛浩思,品行不端,不能成為衛家的後代,從今起逐出衛家祖宅。”

“景山不懂教育兒子,任由兒子胡亂作為,剝奪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老太太平靜的宣判道。

“什麼!”衛景山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母親,怎麼可能是那樣的結果!

“奶奶,不可以那麼不公平!”衛浩思痛苦的喊,熬那麼多年,剛剛熬出頭,一下打回原形,讓他怎麼接受?

“住口!”衛景山嗬斥住兒子,其他人不清楚,可他清楚母親的性格,隻要決定的事,不可能反悔,於是說道:“媽,今天的事,是我們的錯,等回去後,一定讓浩思閉門思過。”

衛景山來的時候氣勢洶洶,走的時候夾著尾巴,扶著衛浩思狼狽離開。

白卿卿有些手足無措的站在樓梯口,想不到老太太最後是幫她們的,那她剛剛說的那麼認真,說她是戰先生未婚妻,是不是特彆丟臉?

想著想著,白卿卿的臉,不自覺的紅起來,像一顆要成熟的蘋果,粉粉的。

“是叫卿卿吧,衛浩思不懂事,由我代他向你道歉。”袁鬆月來到白卿卿的麵前真誠的說。

白卿卿是她買下來的,看她和戰墨深短短相處一天,感情進展迅速,袁鬆月自然是非常開心的。

“衛老太太,您不用道歉,一切與您無關。”白卿卿不好意思的說。

“現在時間有點晚,留我一個老太婆和你們一起吃個晚飯,可以嗎?”袁鬆月詢問道。

白卿卿忙點頭,她怎麼可能拒絕,衛家是榕城第一豪門,想不到衛家老太太那樣和藹可親。

看到她,白卿卿想到自己的奶奶,差不多的年紀,隻是性格完全不同。

晚上七點,墨軒榭餐廳裡,老太太打量著白卿卿和戰墨深,發覺真是般配。

“墨深,那是外婆特地讓廚房做的鬆茸湯,特彆鮮,趕緊試試!”袁鬆月說道。

戰墨深修長的手端起白色瓷碗,喝湯的動作都是優雅至極。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