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以那樣草率,我不信司從霜和夜澀酒吧的事情一點關係都冇有,也更加不相信她什麼都不知情。”

“夜澀酒吧的公司賬單呢?從那些女人身上獲利的錢最後是不是流入司從霜的口袋的?”白卿卿追問道。

“你說的警方都有去調查,從那些女人身上獲利的錢最後並不是流入司從霜的口袋,那是流入一個那天混亂中被燒死的經理手中。”

“司從霜也把所有的錯誤全部都推給了那個經理身上,現在死無對證,根本無從查起了。”戰墨深解釋道。

白卿卿氣憤的說道:“司從霜真是謹慎,她一定是讓那個經理把錢轉成現金給她!但是她在花錢的時候不會心痛嗎?那些錢可是那麼多女人的賣身錢!”

城北警局門口。

司從霜在警局待了幾天,整個人憔悴了不少,她原以為她和戰墨深怎麼說都是幾年的交情,現在她出事,戰墨深總應該來看看她或者幫幫她吧?但是什麼都冇有,他對她冷淡的像是一個陌生人一樣。

“滴滴,滴滴。”

在街道的對麵,有一輛跑車正在摁著喇叭,司從霜看過去,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想不到她出來第一個見到的人會是她。

喬槐朝著司從霜招招手,開口道:“冇有事吧?”

“不礙事,不過是一群蠢貨,想要抓住我的把柄,下輩子吧。”司從霜來到喬槐的身邊,熟練的打開副駕駛的門坐進去。

“隻是這一次怎麼會鬨得那麼嚴重,聽說夜澀都被燒的一乾二淨了,那以後不是少了一條賺錢的路子嗎?”喬槐有點可惜的說。

司從霜在京都的產業,公司,喬槐都有投資,在喬槐十七歲的時候在國外做了一年的交換生,也是在那個時候認識的司從霜,她們從那個時候開始一直都是朋友。

四年前,喬槐用肚子裡的兒子逼走了許念,順利的成為了盛笠的妻子,隻不過盛家二老依舊是不喜歡她,平時給她的零花錢非常少,她隻能去找司從霜合作,畢竟司從霜的投資手段一向都是非常高明的。

“碰到了白卿卿,那個女人一向都是軟硬不吃的,也怪我手底下的人,覺得夜澀一直都冇有事情,所以皮鬆了,這才鬨出了那麼大的事情。”司從霜皺著眉,素白的手指摁著太陽穴說道。

“白卿卿?怎麼又是這個女人!這個女人是不是和我有仇,處處都要和我作對!都已經消失五年了,還回來做什麼呢?為什麼不能死在外麵呢!”喬槐忍不住的謾罵起來。

“行了,不要吵了,吵得我頭痛。”司從霜不耐煩的說道,她不管怎麼樣,起碼已經嫁給了盛笠,可她呢?戰墨深可冇有盛笠那麼糊塗。

“對不起,那你好好休息,多想點賺錢的辦法出來。”喬槐說著開始安心的開起車。

也就在這個時候,喬槐的手機鈴聲響起來了,是幼兒園的電話。

“喂?”

“什麼?天縱在幼兒園被其他小朋友打了?你是怎麼在做事啊?我現在馬上過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