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她是你的朋友嗎?”小男生好奇的問。

“纔不是呢,媽媽我可不想和她做朋友,因為她啊,不配!”喬槐笑著說道,她可是記得五年前,她好心說想要和她做朋友,可她是怎麼奚落自己的,隻怕那個時候的白卿卿也想不到有一天風水會輪流轉吧?

白卿卿懶得和她計較,她感興趣的是喬槐身邊的男生,這個男生瞧著和她的三個孩子差不多大,最詭異的是他喊喬槐媽媽,可是白卿卿記得喬槐已經是個寡婦了啊。

喬槐看出來白卿卿心中的疑惑,她開口道:“是我和盛笠生的,怎麼樣,這個孩子是不是很像我們兩個人?很多人都說他的耳朵像極盛笠。”

“開什麼玩笑呢,你和盛笠?你們可是叔嫂關係!許念纔是盛笠的妻子!”白卿卿反駁道。

“許念?這個名字也是很久都冇有聽到了,白卿卿你的訊息太不靈通了,許念早在四年前就離開京都了。”喬槐幽幽的說道。

“你對許念做了什麼?”白卿卿質問道,當初她就絕對這個女人不安好心,但是她想著許念也不是一個冇有腦子的人,應該是可以降服的住她的,現在看來一切都和她想的有出入。

“不是我對她做了什麼,而是盛笠對她做了什麼。”喬槐冷笑著說道。

“媽媽,不要在聊天了,真無聊,我們買完玩具走吧。”小男生不滿的說道。

“嗯。”喬槐指了指白卿卿手中的玩具,開口道:“給我把這個包起來,我要了。”

“兩位女士,這個玩具隻剩下兩個了。”導購有點為難的說。

“這個是我先看中的!”白卿卿攥緊手中的玩具,不肯鬆開。

“我出兩倍的價格,我要這個玩具。”喬槐命令道,她要向白卿卿證明,她可不是從前那個任她罵,無權無勢的寡婦了。

白卿卿挑眉看向她,這個女人還真是一如以往,永遠都是一副暴發戶的模樣,隻能說盛笠的眼神實在是不太好呐。

白卿卿清清喉嚨,開口說道:“這個禮物是戰墨深讓我買的,他說他要送給承鉉,你們確定要和我搶是嗎?”

喬槐一愣,這個女人居然搬出戰墨深來,那位現在可是京都的王,誰敢招惹他呢!

一旁喬槐的兒子聽到承鉉的名字,弱弱的問道:“是戰承鉉嗎?”

“對呀,就是戰承鉉小朋友。”白卿卿點頭說道。

得到一個肯定的答案,那個小男生連忙搖頭擺手的說道:“那我不要了,我不要這個禮物了!”

上一回,他可是讓戰承鉉戲弄的不輕,從此見到他都想繞路走。

“兒子!你怕什麼!說不定她是騙你的!而且你的爸爸可是盛笠,有什麼可擔心的!”喬槐覺得兒子不成器的說道。

“還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呐。”白卿卿說著直接拿出了手機。

喬槐眼看著她要打電話了,也有點害怕起來,戰墨深的怒火可不是誰都能承受的住的,她跺了跺高跟鞋,道:“算了,這個玩具也冇有什麼好的,我們走,不和她一般的見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白卿卿戰墨深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